首页 > 书库 > 《天价宠妃:王爷请下嫁》天价宠妃顾蔓蔓 君臣文 天价宠妃:王爷请下嫁天然受

天价宠妃:王爷请下嫁

架空连载中

《天价宠妃:王爷请下嫁》由网络作家李兄所著,终于迎来了精彩的大结局,梁昭歌,梁元霜这两位主角会有怎样的结局呢?是悲伤或是喜悦或是幸福,这些悬念都将在这章精彩的结局内容中为你揭晓, 一大早,梁昭歌就被丫环们服侍着起床,沐浴,更衣。 梁昭歌坐于梳妆镜前,荷香为她梳头,装扮,其它丫鬟们也来来回回忙个不停。 镜中的

阅文集团|更新:2019-11-03 12:12:02

在线阅读
  • 读书简介
  • 免费章节在线阅读
  • 评论
《天价宠妃:王爷请下嫁》由网络作家李兄所著,终于迎来了精彩的大结局,梁昭歌,梁元霜这两位主角会有怎样的结局呢?是悲伤或是喜悦或是幸福,这些悬念都将在这章精彩的结局内容中为你揭晓, 一大早,梁昭歌就被丫环们服侍着起床,沐浴,更衣。 梁昭歌坐于梳妆镜前,荷香为她梳头,装扮,其它丫鬟们也来来回回忙个不停。 镜中的

《天价宠妃:王爷请下嫁》免费试读

一大早,梁昭歌就被丫环们服侍着起床,沐浴,更衣。

梁昭歌坐于梳妆镜前,荷香为她梳头,装扮,其它丫鬟们也来来回回忙个不停。

镜中的女子,肌肤赛雪,发丝如墨,黑白分明的眼睛,睫毛长卷微翘,双唇晶莹水润,真真是个美人,就在她身边梳妆的青荷,此时竟然也有些移不开眼睛。

“六小姐,大夫人身边的林妈妈送来的衣服!”冬儿快步走进内室,笑容满面手中捧着一件亮光闪闪,漂亮的让人震惊的外衣。

梁昭歌今日要穿的衣服,戴的首饰,用的丝帕等,都是大夫人特意命人准备的,力求将她打扮的花团锦簇,高贵美丽。梁昭歌没有多看一眼。因为她早已知道,这不过是大夫人用来震慑她的东西罢了。而这,不过是刚开始。

不过,怒火不能冲垮了理智,所以梁昭歌深吸一口气之后,又道:“更衣,不要去请任何人。”

梁昭歌独自更完衣,她起身扶着荷香的肩膀:“走吧,出去给祖母们请安。”

“小姐,奴婢把茶水泡好了,你交代要你亲自端过去的。”荷香说罢便把茶盘端给了梁昭歌。

进了垂花门,两边是抄手游廊,当中是穿堂,当地放着一个紫檀架子大理石的大插屏。转过插屏,小小的三间厅,厅后就是后面的正房大院。正面五间上房,皆雕梁画栋,两边穿山游廊厢房,挂着各色鹦鹉,画眉等鸟雀。

梁昭歌等人行至此处,不远处传来几个女子的笑声,莺莺燕燕,好不热闹。看来前世又要重演了,梁昭歌不由的加快了脚步。

“哐啷”一声,有茶杯翻地的声响。如同前世般,梁昭歌抬头去看。只见一个穿墨绿缎服满头珠翠的女子一手拎着裙摆,一手猛力扯住梁昭歌,口中喝道:“你没长眼么?这样滚烫的茶水浇到我身上!想作死么?你是哪家的丫鬟?”

荷香惊了声,“五小姐,这是六小姐”

梁昭歌微微把梁元霜扯向她的手给移去,“五姐姐,不好意思。″薄弱的晨光照印着梁昭歌的脸颊,显得她淡然宁静。

梁元霜这才打量起梁昭歌来,一身浅蓝色的流云装,裙角上绣着细碎的樱花瓣。头上斜簪一支碧玉玲珑簪,缀下细细的银丝串珠流苏。脸上薄施粉黛,梁元霜本以为会是个着装艳丽的村姑,没想到竟是着装这样淡蓝,与自己心中想的“村姑”一个天上,一个地上。

梁元霜此时越发厌恶这个长相丝毫不逊色于自己的梁昭歌,怒目而视道,“我可没有这样的妹妹,也不知道哪里来的乡野乡头,这样粗鄙无礼。”

梁昭歌看着这个比自己大一岁的梁元霜,厌恶的情绪在她的眸子尽显,她还是这样没变,前世,自己没有与她有过恩怨,可她还是一如既往的捉弄自己,梁昭歌知道有些人就是无事生非,自己与她同为庶女,梁昭歌生母却是个丫鬟,梁元霜心中的高人一等的优越感不断涌现。

有些人,你越发让着她,她只会得寸进尺,梁昭歌冷哼一声,“难道我的父亲不是你的父亲吗?”

梁元霜此时已沉不住气了,有些气急败坏起来,“梁昭歌,你不要故意找事。一个克祖母的乡野丫头,有何资格。”

找事的是你!“哦!五姐,你是诅咒祖母吗?祖母不是如今健健康康的吗!姐姐,以后这话可不能乱说,传到别人耳里,只会说姐姐你大逆不到的。”梁昭歌故作天真劝解道。

梁元霜本以为梁昭歌是个懦弱的人物,没想到竟然是这般厉害,心中更加生气了,这下也顾不了什么,“梁昭歌,你不过是丫鬟所生,神气什么,生你的那个七姨娘不过病怏怏的躺在床上,还不知一口气归了西,真可怜。要不要我帮帮姨娘,给姨娘送几副药材,今日之事要作罢也可,你只需跪下向我叩头请罪。”作罢,拿起袖子掩笑而泪。

梁昭歌看这梁元霜的表演,心中揪成了一团,侮辱她可以,侮辱自己的母亲可真是罪该万死,总有一天,这个女人该千刀万剐,死不足惜。

“五妹,母亲平时是怎么教你的!她是你六妹妹,刚刚入京。”来人正是梁宫溱,这少女十六岁的年纪比梁元霜足足大了三月余有,一身墨绿色的翠烟衫,散花水雾绿草百褶裙,身披淡蓝色的翠水薄烟纱,肩若削成腰若约素,肌若凝脂气若幽兰。折纤腰以微步,呈皓腕于轻纱。眸含Chun水清波流盼,头上倭堕髻斜插一根镂空金簪,缀着点点紫玉,流苏洒在青丝上。香娇玉嫩秀靥艳比花娇,指如削葱根口如含朱丹,一颦一笑动人心魂。

梁昭歌看着此人,还是如同前世般美貌,自己与她相比就显得一般般了,难怪孤独景会看上她,这个人比梁元霜更加可恶,她从不把厌恶显露于表面,从前她以为梁宫溱真心待自己这般好,如同天上的星星般闪烁,纯良大度,最后害自己丧命的竟是自己最尊重的大姐,从前梁昭歌以为是意外,可现在,竟是这位大姐在背后捣鬼。

想起孤独景与梁宫溱,这对比苍蝇还厌恶的狗男女,定要将你们殆尽。

“六妹妹,你五姐姐今日心情不好,冲撞了你,你不会介意吧!五妹,快向六妹妹道赚。”梁宫溱始终扮演着贤良大度的角色,看起来是主持公道,实则是帮梁元霜的事不要引起事端,让事际传播外人的耳中,增添她的美名。

心情不好,说的轻巧,心情不好就该拿她开刀吗!她梁昭歌可不能任由这事揭了过去。

“大姐,这事就算了吧!你可不能告诉母亲,母亲可会罚我的。”梁元霜有些惧怕大夫人的,想来要是告到大夫人那里去,自己肯定没有好果子吃。

“那得问问你六妹妹,是吧!六妹。”梁宫溱把问题抛给梁昭歌,转而给自己不得罪梁元霜的情况下,又不因为自己与梁元霜关系素来要好,而处理事情不失公允,不偏向任一方。

梁昭歌眸子一凝,她不想这样放过她们,“刚从听见五姐姐这样说,今日之事要作罢也可,我只需跪下向我叩头请罪。五姐姐,你是这样说的吗?如今,我也于五姐姐一样,五姐姐做得到,我便也是你的好妹妹。如何?”

“昭歌,大家都是姐妹,这样好吗?”梁宫溱上前劝解道。

“梁昭歌,你这个贱人。”作势要上前打她,梁昭歌看势,就快速的躲向梁宫溱的背后,梁昭歌在梁宫溱背后闪躲着梁元霜的巴掌,“救命啊!大姐!五姐要打我,五姐说我是贱人,那贱人的姐妹也是贱人啰。”梁元霜也沉不住气了,梁昭歌已经把她的怒火挑的最高了。“啪”梁宫溱的脸印着五指分明的手印,脸色瞬间变成猪肝色。

整个长廊内静悄悄的,“大姐,我不是故意的,我是想打那没爹没娘养的梁昭歌。”梁元霜都要哭起来了。

“谁没爹没娘养的,好大的口气!”梁昭歌抬头,是莫约三四十岁的中年男子,一身上好的锦袍,腰间一根金色腰带,腿上一双黑色靴子,靴后一块鸡蛋大小的佩玉。

“父亲,我……”梁元霜支唔的说不出话来。

“父亲,大姐是为了帮我,才被五姐给打的。”梁昭歌一脸无畜地说道。

梁颢山看向刚刚没注意到的梁昭歌,不由打量了几眼,语气微愠,“你是昭歌,怎么你刚来,就惹事。”

梁元霜看盾头转向梁昭歌,不由想上浇一把火道,“父亲,妹妹要我下跪。”

梁颢山不明所以,眼中的怒火更甚,这些人一个个吃饱了没事做。

“父亲,不知为什么,昭歌竟是这样不讨五姐姐喜欢,先是侮辱昭歌和七姨娘,后是诅咒老夫人,五姐姐不喜欢昭歌可以,但也不能这样说老夫人啊!五姐姐还要昭歌下跪,我气不过,后来大姐来了,大姐是最主持公道的人,不会偏袒任一方,便让五姐姐向我道赚,我就举一反三,五姐姐就要打人。是吧!大姐。”

“宫溱,怎么回事。”梁颢山问向梁宫溱,这个大女儿他平时是最疼爱的,她的话在他心里最有分量的。

梁宫溱不知该说什么好,但想到梁昭歌口中的最主持公道的人,足足为了自己戴了高高的帽子,一取舍,“的确如六妹所言。”

梁昭歌最清楚梁宫溱这种两面三刀的Xing子,做什么也要装出善良大度的模样,在任何情况下,什么也比不了她形象重要。

梁颢山听到此言,在看到梁宫溱那脸上五指分明的红印已信了十分,脸色阴森的吓人,“你这个大逆不道的逆子,你连祖母都敢诅咒,姐妹都敢打,是不是盼着哪一天我死啊!回屋面壁思过,没有我准许不准出来。”梁颢山心中觉得梁元霜变得这样恐怖,心中埋下了一颗种子。

“父亲,大姐,是那小贱人……”啪的一声,梁元霜被梁颢山打了一巴掌。

“元霜你怎么能这样说话呢!”作势梁宫溱上前拉着梁元霜的手,“父亲,元霜和我先走了。”梁宫溱连忙向梁元霜使眼色。梁宫溱知道梁元霜蠢笨,做事不计后果,如果在让她说下去,还没成为她的踏脚时之前人生就毁了,所以,她决不能。

梁颢山看着两人远去的背影,叹了一口气道:“昭歌,快去吧!你祖母们在等着你呢!”说完,转身离开。

梁昭歌知道父亲可不是为她出气,是为了梁宫溱与老夫人呢!前世还会对此事而伤感,如今对父亲的爱早就不奢侈了。

《天价宠妃:王爷请下嫁》精彩评论

    为您推荐

    言情小说排行

    人气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