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书库 > 《最后的火龙》最后的教父 年下攻 最后的火龙章节列表

最后的火龙

玄幻连载中

独家完整版小说《最后的火龙》是弦月骑士最新写的一本玄幻类型的小说,本小说的主角艾伯特,哈里,书中主要讲述了: “艾伯特,你涉嫌谋杀,我要依法逮捕你。”治安官沉声道。 “我真的不是凶手。”艾伯特摇摇头。“你了解我的为人。”他注视着治安官。

阅文集团|更新:2019-11-05 08:05:01

在线阅读
  • 读书简介
  • 免费章节在线阅读
  • 评论
独家完整版小说《最后的火龙》是弦月骑士最新写的一本玄幻类型的小说,本小说的主角艾伯特,哈里,书中主要讲述了: “艾伯特,你涉嫌谋杀,我要依法逮捕你。”治安官沉声道。 “我真的不是凶手。”艾伯特摇摇头。“你了解我的为人。”他注视着治安官。

《最后的火龙》免费试读

“艾伯特,你涉嫌谋杀,我要依法逮捕你。”治安官沉声道。

“我真的不是凶手。”艾伯特摇摇头。“你了解我的为人。”他注视着治安官。

“人是会变的。”哈里忍不住插话。“快把这个穷凶极恶的戮师者抓起来!”他扯着嗓子喊道。

“哈里,你是证人,不是执法者。”治安官提醒道:“别让我说第三次,否则我会以扰乱公职人员执法罪逮捕你。”

“如您所愿,公正的治安官先生。”哈里耸耸肩。“现在人证物证都有了,我希望您能尽快将戮师者送进死囚牢。”他阴测测的说。

“人证?哈里,据我所知,你不住在这附近。”艾伯特盯着哈里。“你怎么会知道我在这?又为什么会出现在这。”他质问道,突然想起了一件发生在四年前的事。在养父的葬礼上,两个见习武者用污言秽语玷污了养父的亡灵,他狠狠教训了两个出言不逊的见习武者,而哈里就是其中之一。艾伯特敢肯定,这件事一定与哈里有关。

“是你。”艾伯特缓步向哈里走去,杀意升腾。“你杀了穆莱尔老爹。”他一字一顿的道。

“滚开,你这猪狗不如的戮师者!”看着艾伯特那双因愤怒泛红的眼眸,哈里咽了口唾沫,冷汗不经意间由脸庞流淌下来。

“艾伯特,你要干什么!”治安官挡在了哈里身前。

“我要为穆莱尔老爹报仇,仅此而已。”艾伯特冷笑,抡拳砸向哈里。

“你给我住手!”治安官大喝,挡下了艾伯特的拳头,但巨大力量将他击退了数公尺远。

“抱歉。”艾伯特向治安官说,而后闪电般出手,扼住哈里的脖子。速度之快,让治安官和卫兵都来不及反应。

哈里张大了嘴,想要呼吸,可却无法吸到一丝氧气。他试图摆脱,但无法撼动那只铁钳般的手。

十几名卫兵聚拢过来,将卧室围得水泄不通,所有人都做好了战斗的准备。

气氛骤然紧张了起来,仿佛空气都凝固了一般。

“把武器收起来!”治安官命令道,接着看向艾伯特:“放开哈里,艾伯特。如果你是清白的,如果凶手另有其人,正义会得到伸张。”

“清白,我不在乎。”艾伯特淡笑。“我现在唯一想做的,就是杀死真正的凶手,让穆莱尔老爹的亡灵安息。”

“如果穆莱尔泉下有知,他会希望你背负上戮师者的恶名吗?”治安官厉声喝道。

闻听治安官的话,艾伯特不禁一怔,陷入了沉默。

“跟我走吧,我会把这件事查的水落石出。”治安官的语气缓和了下来。

“你是对的,只有真相大白,穆莱尔老爹的亡灵才能得以安息。”艾伯特放开了陷入昏厥的哈里。

曙光镇所有的卫兵加在一起还不足五十人,大部分由强壮的普通人和见习武者担任。只有八名小队长是青铜一星武者,最强之人就是实力达到了青铜二星的治安官。如果艾伯特想要离去,这些人绝对困不住他。但他若是离去,就等于是畏罪潜逃,到时就算他长了一百张嘴,也无法证明自己的清白了。

※※※

一晃数日过去,艾伯特的眼眸恢复了一丝神采,并尝试梳理思绪。

即使他还没有走出穆莱尔被害的阴霾,但为了摆脱戮师者的恶名,更为了安抚穆莱尔老爹的亡灵,他不得不振作起来,揪出真凶。

从表面上看,陷害他的哈里绝对有重大嫌疑,但艾伯特总感觉事情不会这么简单。从穆莱尔老爹的死亡时间推断,哈里根本没有时间作案后报警。而且他也很了解哈里,虽然坏透了,但脑袋却不灵光,他不认为哈里能想出这种计谋。

由此可以断定,哈里一定有至少一个同谋者,而且很可能是主谋。

“艾伯特,你的午餐。”冰冷的铁牢门打开了,守卫端着一盘不算太糟的食物走了进来。

“我记得平时还有一个橙子当做甜点吧。”艾伯特看着面前的食物,说道:“班森,请把橙子还给我。”

“你今天打算吃午餐?”守卫班森吃惊的问道。

“这很奇怪吗?”艾伯特反问。

“这三天你都没有吃过东西。”班森嘀咕了一句,困惑的摇摇头。他从口袋中取出一个橙子,递给艾伯特的同时解释道:“我以为你今天也不会吃呢。”

“谢谢。”艾伯特接过橙子,随口说着:“可我现在改主意了。”

“为什么?”班森追问。

“想知道吗?”艾伯特扬了扬眉毛,对班森说:“除非把你那份午餐给我,别忘了,前三天你吃了三个属于我的橙子。”

“好吧。”沉默了片刻,班森点点头,取来了他那份午餐,开口道:“都给你,告诉我吧。”

“因为我饿了。”艾伯特回答,抢过班森的午餐。

这样简单的回答让班森有些无语,他看着狼香虎咽的艾伯特,心道,看样子这小子的确是饿了。班森摇摇头,转身离去,当走到牢门时,叹息道:“艾伯特,我相信你不是凶手,尽管我不是很了解你。”

艾伯特闻言,放下了餐盘,正色道:“为什么?”

“什么为什么?”

“为什么你会相信我?”

“晚辈为逝去的长辈禁食禁言三日是巴菲亚的习俗,凶手可不会这么做。”班森细细打量着艾伯特:“而且你看上去不像是坏人。”

“之前我很确信自己不是坏人。”艾伯特沉声道:“但找到真正的凶手后,我会亲手杀了他,用最残忍的手段,无论是谁。到那时,我就不能保证自己是否还是好人了。”

他看着四周的墙壁,自嘲一笑,自己和牢狱还真是有缘,短短一周时间就做了两次牢。

“这话让我感到恐惧。”班森摇摇头,随即又点点头:“但不知道为什么,我不认为这是错的。也许换做是我,我也会做同样的决定。”

“或许,我已经不算好人了。”艾伯特低下头,看着自己的双手,喃喃自语。突然又想到了那些被他杀死的人,或许那件事他没有做错吧,至少,对于终日遭受贵族欺压的平民来说是正确的。穆莱尔老爹说要留有底线信为真理,他认为那件事没有逾越自己的底线。艾伯特找到一个说得通的理由来说服了自己,如果杀害达斯是错的,他宁愿做一个坏人。

“或许这世界根本就没有好坏之分吧。”艾伯特低声呢喃着。

班森挠挠头,不明白艾伯特话中的意思。

他正想发问时,艾伯特抬起头,微笑道:“班森,谢谢你和我聊天,现在我的心情好多了。”

三天来,艾伯特那始终紧锁的眉头舒展开了。

班森一笑,没有继续说下去。

二人都陷入了沉默,地下室里没有一丝声响,气氛有些尴尬。

正当班森想要关上牢门离去时,艾伯特似突然想起了什么,连忙叫住了班森,问道:“班森,你认识哈里吗?”

“你说那个街头混混?”班森不确定的说。

“没错,哈里与穆莱尔老爹的死有关。”艾伯特笃定的道。

“卫兵营的同事聊起过案发那天的情况,就是哈里指认你的吧。”班森说。

“是,所以他才有重大嫌疑。”艾伯特点点头,沉声道:“但我敢肯定,哈里绝对不是主谋。”

“按你的说法,这是一起团伙作案?”班森问道:“你有什么证据吗?”

“没有,所以我需要你的帮助。”艾伯特告诉班森。

“我?”班森有些迟疑。“我只是一个地牢守卫,能帮助你什么呢?”他问他。

“既然是哈里的同谋,关系一定非同一般。”艾伯特说道:“如果你愿意,可以帮我查查哈里最近和谁的来往最频繁。”

“来往频繁,关系密切。”班森呢喃,似乎在思索着什么。“你敢肯定吗?”他问道。

“绝对没错,我发誓,哈里没那么聪明。”艾伯特点点头。

“我相信你,或许我现在就能给你答案。”班森注视着艾伯特,神情变得有些凝重,或者说是冷漠。

“是谁?”艾伯特察觉到了班森的异常,但比起这些,他更关心班森接下来的话。

“阿奇尔。”班森咬牙切齿,几乎是用牙缝将这三个字挤出来的。

“他回来了?”艾伯特一怔,不禁皱眉。

阿奇尔是哈里的表哥,同样是个街头混混。四年前,他揍得两个见习武者中一个是哈里,而另一个就是阿奇尔。两兄弟以前仗着实力不错嚣张跋扈,到处收取欺负平民。

自从阿奇尔被他一脚踢断三根肋骨后收敛了许多,没多久就离开了小镇,不知去向。

“没错,阿奇尔现在是曙光镇新任镇长——梧桐爵士的扈从。”班森的神情冰寒,沉声道:“有了贵族撑腰,阿奇尔回来后更加肆无忌惮,每天都有居民和士兵被他打伤。”他一字一顿的说:“我父亲也是受害者之一,阿奇尔把我父亲打成了重伤,现在还在医务所治疗,而原因仅仅是阿奇尔有些无聊。”

《最后的火龙》精彩评论

    为您推荐

    言情小说排行

    人气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