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书库 > 《卿本倾城》卿本倾城 摄政王的逃嫁王妃 调教 卿本倾城GC

卿本倾城

架空已完结

主角叫文清,星月的小说是《卿本倾城》,它的作者是童谣最新写的一本架空小说,书中主要讲述了: “落日,你怎么了?”百里惊容满面红光地回到紫罗山的那端,就看见落日面容憔悴地坐在地上。 “呜……主、主子,你、你去哪里了,我还以

|更新:2019-11-06 12:07:34

在线阅读
  • 读书简介
  • 免费章节在线阅读
  • 评论
主角叫文清,星月的小说是《卿本倾城》,它的作者是童谣最新写的一本架空小说,书中主要讲述了: “落日,你怎么了?”百里惊容满面红光地回到紫罗山的那端,就看见落日面容憔悴地坐在地上。 “呜……主、主子,你、你去哪里了,我还以

《卿本倾城》免费试读

“落日,你怎么了?”百里惊容满面红光地回到紫罗山的那端,就看见落日面容憔悴地坐在地上。

“呜……主、主子,你、你去哪里了,我还以为你不要我了。呜……”落日一看见百里惊容几步上前搂住百里惊容的脖子,整个人都挂在他的身上,一把鼻涕一把眼泪地哭,一点都不在意自己俊美的脸庞会成什么样子。

“怎么会呢?”百里惊容看着比自己小两岁的落日,自从那年将他救回来,他就一直跟着自己,如同难兄难弟一样,百里惊容心里也满满的。

只是,一个大男人挂在自己身上,这种感觉还真是有点微妙。百里惊容脸色有些微红,伸手将落日从身上扯下来,只是落日双手抓的紧紧的,怎么扯也扯不下来。

“落日,你勒死我了。”百里惊容像是不能呼吸一般,从喉咙里艰难地挤出几个字来。

落日一听,连忙松手,紧张地看着百里惊容。百里惊容怕被落日看出破绽,硬是憋气憋了半天,脸色通红。

“主、主子,你要不要紧啊?”落日小嘴一撇,就想要哭,满脸的惊吓。

百里惊容看到他那个样子,心里一紧,连忙摆手,转过身去。

“主、主子,落日不是故意的,不是故意的”落日的泪哗哗地像下雨一般。

“落日,你个大男人,老是哭什么?”百里惊容一头黑线,也不装了,甩甩手就坐在凳子上。

“以后,我会有更重要的事情要办,会经常不在家,你怎么办?就这样不吃不喝傻等着我?要是我回来了,你却饿死了,那我还回来干什么?”百里惊容一记栗子爆在他的头上。

“你要离开落日?”落日立刻停止哭泣一脸惊恐地望着百里惊容,那表情很像百里惊容,也许是耳闻目染的缘故“主子,你要去哪里,落日要跟着你”

“你跟着我,马儿怎么办?我还等着你养马来养活我呢”百里惊容拍拍落日的肩膀,安抚着他激动的心情。

“主子”落日不甘心地求他“让落日跟你去吧”

“你呀,给我好好养马。我还有很重要的事情,这个给你”百里惊容将落英谷的果子给落日带回来一些,丢给他就往外走。

“主子,你去哪里,哎主子……”等落日将目光从果子上转向百里惊容的时候,百里惊容已经不见了踪影。

哎,主子就是主子,总是神神秘秘的。

百里惊容则是一刻钟也没多呆就往落英谷去了。

******

天水城的大街上一位湖水绿的女子迈着轻盈的步伐走在大街上。

自从上一次,那位湖水绿的女子被白家少爷拦截要娶她为第十七房小妾又被文清先生请去为她说了一天一夜的书后,整个天水城里,湖绿色的罗纱裙到处可见。甚至商家都已经供货不足了。

那些大家闺秀,小家碧玉都纷纷买了湖水绿的罗纱裙,盼望自己能受到白家少爷的倾眛,或者被文清先生看中。

更何况传言星月公子都在调查那个湖绿色衣衫的女子。

若是能成为星月门主的当家主母,那尊贵的程度可是比白家的小妾强多了。

还有一部分女子是冲着文清先生来的,文清先生不近女色,若是得到他的眷顾,那一生都不用去争宠。

因为人人都知道文清先生是一个专情者。

楚悠然走在大街上看到处处可见湖水绿的女子,心下有些诧异。记得上次来的时候整个大街上根本就没有穿湖水绿的罗纱裙,今天是怎么了?

楚悠然抬头看到了品茗轩,或者文清还在这里。只是,今日的文清不知是否还认识自己。

进入品茗轩,文清先生正在说书,说的是英雄故事。众人正听的津津有味,突然尺子一拍“要知后事如何,且听下回分析”众人哄的一声,倍觉惋惜。

“再说点呗,先生”

“就是,就是,先生这不是调我们的胃口吗?”

众人你一言我一语地表达自己的渴望,文清先生文雅地笑了笑。

“各位乡亲,文清这书说不完是不会离开的,乡亲们可以放心”文清先生收拾了东西就上楼去了。

楚悠然坐在那个不起眼的角落里,默默地看着他一步一步离开。

“姑娘,我家先生有请”还是上一次那个小书童,恭恭敬敬地正站在楚悠然面前

“”楚悠然不得不惊奇,自己明明易容的跟上一次不一样,他难道还能认出自己来?带着一肚子的疑问,楚悠然抬步跟着小书童往楼上走。

仍旧像上一次一样,小书童带着她站在门口,轻轻地敲门。

“进来”文雅的声音从内室传了过来,没有像上一次一样用内力,而是直接前来开门。

楚悠然跟着小书童进了屋子,文清先生还是在泡茶,楚悠然心底一阵松动。

“坐”小书童退去,文清看向楚悠然。楚悠然不语,像上一次那样,坐在那个地方。

文清倒了一杯茶递给楚悠然。

“先生好雅兴”楚悠然由衷地赞到。

“呵呵~”文清笑了笑,不语。

“公子叫我来只是为了喝茶吗?”楚悠然端着杯子打量着文清。

“不全是”文清也是很直白,既然来了,就不能像上一次一样让她在自己的眼前消失。

楚悠然心里暗想,原来是自己想多了,这文清公子是喜欢单独为女子说书吧。

楚悠然看着文清先生优雅地品茶,自己也学着他的样子慢慢地品起茶来了。

文清先生泡的茶,果然好喝。

“我原来不知,这树叶还可以这样用”楚悠然看着文清先生打开茶壶往里面注水,情不自禁地说了一句。

文清先生嘴角抽了抽,掩饰了一番尴尬,淡淡地说道:

“并非所有的树叶都可以这么用”

文清先生的话中有话,意有所指。楚悠然愣了一下,难道文清先生不是喜欢单独为女子说书吗?

“小女子受教了”楚悠然蹙眉,显然听出了文清先生的话外之音。

文清先生将开水优雅地倒入杯中,那完美的弧度,淡淡的茶香,让楚悠然有一种岁月静好的感觉。

要是一辈子能够这样悠闲,也着实不错。关于自己的身世,真的那么重要吗?楚悠然此刻有些迷糊了,不知道自己做的是对还是错。

“假如,一个人活一生,却不知道自己是谁,依先生看,这人活的是值还是不值呢?”楚悠然托着腮看着文清优雅的动作,把心里所想的都说了出来。

“呵呵,值与不值,只有自己知道。这倒要看着人心里想要的是什么了”文清先生放下开水壶,目光深邃地看着楚悠然。

“那到底人最需要什么呢?”楚悠然又更加迷糊了,自己想要什么?

《卿本倾城》精彩评论

    为您推荐

    言情小说排行

    人气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