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书库 > 《朱锦生香》朱锦生香书评 男妃文 朱锦生香强受

朱锦生香

古代言情连载中

主角是阮沅,宗恪的小说《朱锦生香》此文是楼笙笙原创的古代言情文,文笔极佳内容精彩,绝对是非常值得一看的优质小说,书中主要讲述 这段时间,宗恪的情绪明显低至谷底,他在家里的话一向不多,最近愈显沉闷,经常坐在角落里长时间的发呆,脸色阴郁,好像霉得快发蘑菇了,

阅文集团|更新:2019-11-08 08:04:00

在线阅读
  • 读书简介
  • 免费章节在线阅读
  • 评论
主角是阮沅,宗恪的小说《朱锦生香》此文是楼笙笙原创的古代言情文,文笔极佳内容精彩,绝对是非常值得一看的优质小说,书中主要讲述 这段时间,宗恪的情绪明显低至谷底,他在家里的话一向不多,最近愈显沉闷,经常坐在角落里长时间的发呆,脸色阴郁,好像霉得快发蘑菇了,

《朱锦生香》免费试读

这段时间,宗恪的情绪明显低至谷底,他在家里的话一向不多,最近愈显沉闷,经常坐在角落里长时间的发呆,脸色阴郁,好像霉得快发蘑菇了,整个人散发着“生人勿近”的强烈气息。

阮沅闹不明白他这是怎么了,似乎是受了一次严重的打击,她几次试图和宗恪说话,都没有得到回应。

而且阮沅还发觉,宗恪最近的日子过得比之前更放荡:凌晨一两点,她都能听见楼下的调笑声,他酗酒的程度也更甚了,厨房摆满了空酒瓶,客厅里长久弥漫着酒精味道,直至清晨都无法散去,他带回家的女人,一个比一个妖娆,身上的风尘味怎么都掩饰不住,阮沅又伤心又困惑,宗恪为什么要这么做?他为什么要和这些妖精们厮混?他明明不是真心喜欢她们,再这么下去,这儿真的要成妖精洞了。

某天夜晚,阮沅在赶稿,接近凌晨一点,她抬起头,揉了揉酸胀的脖颈,又仔细倾听了一下楼下的动静。

没有声息。

刚才大约十二点过一刻的样子,宗恪回来了,照例带着女伴,男女说笑声在寂静的夜晚显得十分清晰。十分钟之后,声音消停下来,多半俩人进了房间。

看看时间已经很晚了,阮沅起身关掉电脑,她正想去浴室,却听见楼下传来“砰”的一声巨响。

阮沅一愣!还没等她彻底回过神,女Xing的尖叫咒骂也传了上来:“……宗恪你不得好死!”

这嗓音像碎玻璃渣,顿时划破了夜晚的寂静,接下来又是一声巨响,那是关上大门的声音。

阮沅顿时心生好奇!

她走到门口,伸手按在扶手上,阮沅真想拉开门看看下面的场景,从来都是女人们粘着宗恪不放,一心觊觎着想在此“长治久安”,如今居然有骂着出门的,这可是从未有过的事!

然而理智又告诉她:这种时候露面,那就是铁板钉钉的来看笑话了,那她一定会得罪宗恪的。

怎么办呢?阮沅的心里像有顽皮的小猫在轻轻挠,她克制着自己,走回到桌前坐下来。

再没声音了。

那女人走了?阮沅想,过了这么久了,还是去看看吧。

她琢磨了一下,拿起早就准备好的信封,悄悄拉开门,往客厅里看了看。

宗恪靠在沙发上,正自斟自饮。

“下来吧,在上面参观什么?想看八卦也要诚意一点。”他突然头也不抬地说。

阮沅知道被识破,不好再佯装,只得慢慢走下楼梯。

“怎么走了?”她问。

“嗯,被我惹怒了。”宗恪轻轻一笑,满不在乎地转动着杯中猩红的液体。

他只穿了件白衬衣,领口的扣子没扣。阮沅的目光落在衬衣衣领上,她看见那儿沾了一点点红,像口红印。

“你怎么把人家惹怒了?”她终于好奇地问。

“她问我,往后能不能继续见面,我说这事儿很难说。”宗恪耸耸肩,“按照姿色排行,下次见她的日期,恐怕得往后推了。”

阮沅一晕:“你当着你女朋友的面讽刺她姿色差?!”

宗恪掀起眼皮,看了她一眼:“她算我哪门子的女朋友?”

“……”

找不到话题,阮沅只得走到沙发前,坐下来,将手中的信封向宗恪一递。

“什么?”

“这月房租。”她说,“总碰不着你,今天正好有机会。”

“放那儿吧。”宗恪一副漠不关心的样子。

阮沅将房租放在台灯旁。

俩人默默坐了一会儿。

“宗恪,你最近,心情不好?”阮沅终于把这句话问出来了。

宗恪茫茫然盯着天花板:“算是吧。”

“为什么啊?”她往宗恪跟前凑了凑,歪着头看他,“是……为了我表姐?”

“嗯。”宗恪继续看天花板。

“啊?!你找着她了?!”

宗恪不理她,依然发呆。

看他这冷冰冰的样子,阮沅不敢再问,她缩回沙发里,陪着宗恪又默默坐了一会儿。

“还是算了吧。”她试探着说,“宗恪,你就别认死理了……”

宗恪终于侧过脸来,瞧着她:“开始自我推销了?”

阮沅被他说得脸上发热,她低下头,手指揪着衣角,嘟囔道:“我也不比我表姐差吧?她到底哪里让你念念不忘……”

她的话还没说完,宗恪忽然凑过来,一把抓住她的手!

阮沅被他吓得浑身一震!

“你不就是想和我上床么?”他讽刺地看她,“要不要这么麻烦?我可以满足你,我现在就满足你OK?完事了你马上给我滚!”

阮沅被他抓着手,她疼得叫起来:“放手!宗恪你给我放开!”

宗恪却不理她,他干脆把她按在沙发上,另一只手开始解皮带:“你不是想倒贴么?这不就是你想要的?”

阮沅拼命挣扎,她用膝盖去撞宗恪,宗恪不得不松开了她。

“你真把我搞糊涂了,小姐。”他一脸诧异看着她,“你死活赖在我这儿,天天跟在我身边,不就是想要这个么?”

“我不是想要这个!”阮沅支撑着坐起身,她的泪都出来了,“我不是来给你当泄欲工具的!”

“那你是来干嘛?”宗恪好笑地看着她,“来当圣母,拯救我的么?”

“我是很喜欢你,可我要的不是苟且!”阮沅飞快从沙发上爬起来,她拿手背擦了擦脸,“我是认真喜欢你的,比谁都认真!我不是你从酒吧带回来的那些便宜货!”

客厅里,静得恍如无人。

只有墙上的钟,咔嚓,咔嚓,冷漠无情的继续前进。

宗恪看着她,点了点头:“圣母玛利亚来了,主要来拯救我了。”

“我不想当圣母。”阮沅颤声道,“我只是见不得你这样自暴自弃!”

宗恪故作惊讶:“妄图从思想上鞭挞我?别做梦了!想要Xing的话,那没问题;想要别的,趁早滚蛋!”

阮沅眼睛通红,她咬着牙,“你以为你把人家当成垃圾,她们在心里,就不会把你当垃圾?!这种不堪的交往,就算再多,又有什么用!”

她胡乱擦着眼泪,看也不看宗恪一眼,转身飞快上了楼。

客厅里,再度只剩宗恪一个人。

他呆呆坐了半晌,然后起身,拿过来一瓶酒。

他没用酒杯,直接打开瓶口灌进嘴。芬芳热辣的液体顺着他的嘴流淌进去,像一道烈火,从口腔一直灼烧到了胸口。

“……或许我真的是个垃圾。”他突然想。

也许是变天的缘故,也许是被宗恪给刺激得心情太糟,之后的两天,阮沅在工作上频频出错,让她陷入忙乱和道歉中,又因为兼职,一连两个夜晚都没睡好。

周末,阮沅回到家里,只觉得又累又心烦,进了房间拉上窗帘,她就一头栽倒在床上。

这一觉,睡得难受之极,被子并不薄,但阮沅却浑身发冷,寒气像是从骨髓里往外冒,噩梦一个连着一个,像漫长的韩剧,没完没了。

等到她终于从其中一个梦里惊醒,才发觉,房间早就黑下来了。

楼下,传来强烈的音乐声。

阮沅迟钝地转动着眼睛,这才领悟到,她是被这音乐声给惊醒的。

阮沅翻了个身,她试图继续睡过去,但是喉咙干得要开裂,太阳Xue跟随着下面的音乐鼓点“霍霍”地跳。她把被子往上拉,想蒙住头,可这举动丝毫不起作用,具有穿透Xing的音乐,爬上二楼,溜进房间,顺着被子的缝隙不依不饶钻进来,水银一样灌进她的耳朵。

阮沅忍耐了半个钟头,楼下音乐没有停歇反而变本加厉,从寻根雷鬼风格,改成了试验先锋电子音乐,那是比雷鬼音乐更加难以忍受的响动,简直和摩擦钢锯没区别,再伴上气若游丝的男Xing假声以及震天的重低音,无疑是在高难度的考验着听众的耳朵。

宗恪这是在给人上刑么?!阮沅终于崩溃了!

她勉强支撑起身体,拿过衣服来,一件件穿好。她知道她得做两件事:第一,劝说宗恪关掉那音乐,实在不能关也得调小音量,第二,她得烧壶开水给自己喝。今天阮沅没吃晚饭,但她丝毫不饿,只觉得浑身火烫,手脚却冰冷。

她知道,自己肯定发烧了,但她此刻没有退烧药,更没有力气出门去买。

爬起来,打开门,跌跌撞撞走到二楼走廊,阮沅往下探头一看,顿时呆住了!

一楼的客厅里,装了十几个人!有人在跳舞,有人在喝酒,还有人大声喧哗、聊天、说笑……

宗恪竟在开聚会!

夜已经很深了,阮沅下楼来,浓烈的酒味直扑她的鼻子,很多人抽烟,客厅烟雾一片,男女的笑声传到她耳里,只觉暧昧且放荡。阮沅从一位眼神迷离、嘴唇半张的女宾身边走过,她四处张望,想找到宗恪,求他把音乐声调小。

惊人的噪声里,阮沅能从来宾的类型判断出这场聚会的Xing质:男Xing大多在三十到四十岁之间,一本正经的外套已经脱去了,除了少数几位,其余都拥着女伴,女人们衣着华丽,像开屏的孔雀,眼神中却充满了掠夺的欲望,她们喝醉了似的,把无力支撑的头枕在男伴的肩上,有的把丰满红唇贴在对方的颈窝,角落里,高大的观赏盆景后面,裸露的双臂纠缠着只穿了衬衣的身影,几间客房的房门锁闭,里面传来尖叫般的呻吟,有什么东西摔碎了。

阮沅的心脏,被那剧烈的音乐震得难受,她一处一处寻找着宗恪,辨认着神志还算清醒的客人,抓住他们询问主人的下落。

“宗恪?刚刚看见他和米娜在一起。”女人吃吃地笑,“他可是米娜今晚的夜宵,千万别去打搅他们哦!”

穿着白色家居服的阮沅,像条柔弱的新蚕,在人群里躲避穿梭,有手臂伸过来想搂住她:“……嘿,刚才你上哪儿去了?”

手臂的主人一身酒味儿,口齿不清,

章节在线阅读

《朱锦生香》精彩评论

    为您推荐

    言情小说排行

    人气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