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书库 > 《他从地下来》他从地狱里来 H文 他从地下来平胸小受文

他从地下来

玄幻言情已完结

《他从地下来》作者:忻卓郁,玄幻言情类型小说,主角:齐光,清姐,本小说主要讲述了: 齐光会来暮都大学上课,是前几天怀疑暮都出的几起命案是安可乔所为,所以特意拜托暮都大学前校长帮的忙。 又因为正好赶上五一假期,才拖

阅文集团|更新:2020-06-10 16:04:41

在线阅读
  • 读书简介
  • 免费章节在线阅读
  • 评论
《他从地下来》作者:忻卓郁,玄幻言情类型小说,主角:齐光,清姐,本小说主要讲述了: 齐光会来暮都大学上课,是前几天怀疑暮都出的几起命案是安可乔所为,所以特意拜托暮都大学前校长帮的忙。 又因为正好赶上五一假期,才拖

《他从地下来》免费试读

齐光会来暮都大学上课,是前几天怀疑暮都出的几起命案是安可乔所为,所以特意拜托暮都大学前校长帮的忙。

又因为正好赶上五一假期,才拖到了今天。

昨天跟其他人说完店长的事后,也有讨论,他到底还要不要来暮都大学上课,毕竟见过安可乔本人后,觉得安可乔并不像是凶手。

可是清姐把店长救醒后,店长的一番话,又让他决定还是来了。

店长刚醒来时身子很弱,怕刺激到他,齐光没有上来就直奔主题,而问了句:“还记得我吗?”

那时屋里只有店长和齐光,因为担心陌生人太多会吓到店长,所以其他人一直在外屋听着。

店长应该是眼睛里被他弄进去了好多土的缘故,虽然已经被清姐清洗干净了,但也难免难受,因此眨了好几次眼睛,才点了点头。

然后又把整个房间慢慢看了一遍,陌生是肯定的,所以齐光没等他开口询问,当他看向自己的身体,想起来没能起来时,赶紧开口道:“还记得发生了什么事吗?”

店长轻轻地摇摇头说:“你来我店里买花…买花…然后…然后我为什么什么都不记得了?我是出事故了吗?而且失忆了?”

“那您还记得你的花店没了吗?”

“花店没了?什么意思?”

“就是…化为灰烬了。”

“化为灰烬?怎么可能?我一直开的好好的,从来没有出过事故,怎么会突然就化为灰烬了?”

店长激动地就算身体再疼,也一而再再而三的尝试坐起来。

齐光实在看不下去,伸手把他扶了起来,要抽身时,店长却抓住了他的胳膊,神情紧张道:“到底怎么回事?你快告诉我到底发生了什么?我的花店怎么就没了,我还依靠它活着呢。”

店长现在这模样,可真像当时是被人利用了。

“突然发生了爆炸。”

齐光尽量说得平和,可店长的情绪还是更加激动了,使劲拉着他的胳膊说:“什么?爆炸?我花店里从来没用过燃气,也没放过可以引起爆炸的危险物品,怎么会爆炸呢?”

“您花店下面有座房子您可知道?”

“房子…什…什么房子?”

店长本来一直望着齐光,表露着恳求的眼神,却突然眼神向下,手也撒开了齐光的胳膊,往里躲了躲,与齐光拉开了一点距离。

那模样让人一看,就是知道内情的表现。

齐光故意凑近店长说道:“难道您不知道吗?您花店底下还有座房子?不可能吧,我都看见了,有个人从那房子里出来。”

为了得到真实的答案,齐光也只能说谎了。

他明显看到店长的身子在轻微地发抖,可是店长再瞅向他时,却已泪眼婆娑,放声大哭了起来,一边哭还一边捶打着自己说:“我的花店没了,我的花店没了。我以后可怎么活啊。”

齐光想稳住店长的情绪,几次伸出手想安慰的时候,店长像是故意的,拨开了他的胳膊,没几个回合,店长就躺回床上装晕了过去。

屋外的人,哪个是傻子,听不出店长这是在故意跳过地下房子的事。

当清姐想进来,强硬对待的时候,齐光朝她摇了摇手,并走出了屋说道:“等等吧。”

还是晚上的时候,齐光他们在外屋聊事情,听到了店长在床上翻来覆去的声音。

这次不等齐光出马,清姐直接端着一些医疗用具单枪匹马的进了屋。

店长之所以会在床上动来动去是因为饿了,在听见有凑近的脚步声时,赶紧又闭上了眼睛。

可是进来的人,并没有因为看见他闭着眼睛而离开,反而不知道霹雳啪嚓在做些什么,然后没一会儿,他就感觉有个人影在朝他靠近。

他死死闭着眼,死死闭着,不想睁开眼就又要被人询问他花店下面房子的事。

可直到觉得那人影要覆盖在他脸上时,才终是没忍住睁开了眼睛。

他没来得及说什么,也没来得看清什么,有张黑乎乎的薄凉的东西就落在了他的脸上,待他又可以睁开眼时,眼前居然是一个看上去虽有些年纪,但依旧可以称得上漂亮的女人。

那女人低头朝他吹了口气,温柔地说道:“好些了吗?”

店长突然觉得,自己好像是在做梦。

是自己要死了吗,一直都感觉浑身疼得,像被无数只蚂蚁撕咬,所以老天爷可怜他,让他这个也有小三十年纪还没谈过恋爱的人,在生命最后的关头,还能受到一个漂亮女人的照顾。

不知怎的,店长突然觉得身上的伤没那么疼了,朝那女子点了点头说:“恩,好些了。你给我脸上放的是什么?”

“面膜。”

“面膜?”

天啊,他这辈子都没贴过面膜呢,没想有一天还能受到这种待遇。

“那说说吧,你花店底下的房子到底怎么回事?”

那女子说话依旧温柔,一双大眼睛忽闪忽闪的在他眼前,很是诱人。他真想抬手摸摸她那长长的卷睫毛是不是真的。

可她刚刚说什么,好像是花店底下的房子?啊,原来她也是奔着那房子的主意来的,然而不等他做出任何反应,那女子又说道:“你可能不记得了,毁掉你那花店连带你花店底下那座房子的人,正是那房子的主人。”

什…什么,怎么会这样?

她们一定是故意想套他的话,才这样说的吧,他不能上当。

可是那女子却掏出手机又让他看了一段视频,里面播放的正是他的花店和那座房子被燃烧的景象。

啊,眼泪啊,竟又悲哀的流下了。

可是他想不通那人为什么要这么做啊?他老老实实,本本分分,替那人伪装的不漏风不漏水的,那人怎么就那么想不开把房子炸掉了呢?

齐光昨天把店长送到清姐那后,没多久又回去了一趟,因为想着不处理一下,一个花店突然从地面上消失,肯定会被大肆报道。

而连带的前些日子燕须监狱消失,还有西道桥山房子消失的事,也会被再次提起。

尽管那花店没在市区,而且还在一个不显眼的街角,来逛的人也不多。

但比起报道房子消失,报道房子突然发生爆炸更贴近生活的多。

所以他把燃着的房子又移回了原位,并顺便拍了一小段视频。

《他从地下来》精彩评论

    为您推荐

    言情小说排行

    人气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