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书库 > 《入定香》打坐入定是什么感觉 Basher 入定香女体化

入定香

古代言情连载中

新书《入定香》全文在线阅读,作者栖慕黎,主角刘兰芝,陈子瑶,是一本古代言情类型的小说,精彩章节节选: 这玉佩只听的阿爹阿娘提起是自己出生便有的,其他只字未提,而且上一世自己本是十月的生辰,今世却是九月。 刘兰芝六年了还没有参透这其

阅文集团|更新:2020-06-11 12:04:13

在线阅读
  • 读书简介
  • 免费章节在线阅读
  • 评论
新书《入定香》全文在线阅读,作者栖慕黎,主角刘兰芝,陈子瑶,是一本古代言情类型的小说,精彩章节节选: 这玉佩只听的阿爹阿娘提起是自己出生便有的,其他只字未提,而且上一世自己本是十月的生辰,今世却是九月。 刘兰芝六年了还没有参透这其

《入定香》免费试读

这玉佩只听的阿爹阿娘提起是自己出生便有的,其他只字未提,而且上一世自己本是十月的生辰,今世却是九月。

刘兰芝六年了还没有参透这其中的联系,只恨自己太是愚钝。

似乎这一世,隐隐的就与上一世不同。

刘兰芝半天想不出其所以然,在房中坐了几刻便去了前厅。

方氏正拉着一身水的陈子安说道:“让你不能玩水偏要玩,结果浑身都是水,来日要是受了风寒就别怪阿娘打你!”

陈子安看厅中没有维护自己的人,也只能撇撇嘴认错。

等褪去了外衫,方氏就拿着在火房里的土灶旁边靠干,上面的铁锅里煮着晚上的饭。

刘兰芝进了火房,方氏本就拿着外衫手腾不开没办法去添柴,刘兰芝一来帮忙烧火也正好帮了她。

等外衫烤干之后,方氏说什么也不让刘兰芝在这里面,连说道:“莫要再在这里了,灰大油烟重,一会我就能将饭做好,快去厅中坐着吧。”

刘兰芝不肯,可奈何方氏自己将她推了出去,将火房的门关住。

一些烟残留在房内出不来,刘兰芝都能听到方氏的咳嗽声,只得说自己真的不进去,赶快打开透透气。

刘兰芝刚走,陈子瑶又进去了,不过她并没有被赶出来,帮着方氏做着饭。

刘兰芝叹气,一旁的陈子安拿着甜饼的手顿住,看刘兰芝并没有看自己又小心翼翼地往口中塞饼。

刚入口还没来得及嚼咽,耳边又响起了一声叹气。

咕噜。

一口饼下肚。

陈子安差点没噎住,还不敢声张,最后看着手里的甜饼讪讪地放了回去。

还没吃过瘾呢!

快到了吃饭时间,出去的陈老爷子和陈子平也都回来了,一家坐在厅中等着开饭。

方氏将粥舀好,陈子平和陈子瑶帮忙端去,简单的几个素菜和粥就是晚餐。

方氏将下午陈枝茂买的甜饼拿出,看到一个被扣一块甜饼眼皮真跳,恨不得拿着棍子追着陈子安打。

将最好的几块跳出来拿给了两老和刘兰芝,其他人也都见怪不怪,自然是明白发生了什么。

估计家中有老人,方氏做饭一般较为清淡,也害怕刘兰芝吃不习惯,连问:“这菜可是淡了?”

刘兰芝连连摇头,说道:“可好吃了,我都瞧着好吃,一时都不知道先吃哪个。”

几个人被逗笑,一家人其乐融融的吃着晚饭。

老太太今天站立的多了,这会没多大的精神,吃了一口粥便是没了胃口,便让陈子瑶扶着回了后院。

陈老爷子等吃罢了饭,也不着急回房,拉着刘兰芝交代着:“我刚已经去找了书塾里的夫子,明个你就能跟着你表姐表哥一起去,你们年纪都小,不用考试什么,这几天就是收生的时候,现在去了也能适应适应。”

也不知道刘兰芝能不能听的懂,陈老爷子尽量解释的清楚一些,早一些时候还怕刘兰芝哭着想家,如今看来也是个坚强的小妮子。

刘兰芝点点头,向着祖父道谢。

本还以为过几天才去,没想到明日就去。

方氏一听不得不向自己的公公的开口道:“公爹…我还没来得及准备阿芝给夫子的谢师礼,明个不知能来得及吗?”

书塾入学也是有讲究的,除了要交一些书塾的束修,也要准备一份对夫子的孝意,家里有条件送一些字画、绸缎、书籍也是有的,没条件的送些粗粮也是可以的,因人而异尽力而为便可。

而如今什么都没准备,也不能真的拿一些粗粮就去,这可把方氏给难住了,想着现在要不还去看看街上铺上关了没,赶个晚街试试?

陈老爷子知道有些仓促,原和老婆子商议的是让方氏和陈子瑶带着阿芝多在镇上逛逛,买一些趁手东西和衣物,谁知下午跟着夫子一顿老酒就把孩子交了出去。

夫子一听是刘子苓的亲妹,连摆手不要,念着自己的胡子刚长完整,还没留热乎呢。

陈老爷子只得陪着笑,讲着家中阿芝有多聪慧,从小在家那是一个勤奋能干。

加上一杯一杯的老酒,把夫子喝的迷迷糊糊,最后说道:“当…当真与,与那刘子苓不同?明…明个就让她来…我定…要好好瞧瞧。”

说完就倒,塾里的学习见状都起了玩笑,一个个围着夫子看。

陈老爷子也不赶他们,甚至想哼两个小曲,喊着陈子平就回了家。

我家子苓哪有你说那么坏!自己拨胡子上瘾还怪起别人!

陈老爷子也不让方氏急,自己的儿媳将家里收拾的妥妥当当他也是看在眼里,也不让她再粗心,说道:“这个我自有安排,只不过明日要早起一点,第一天去太晚不好。”

方氏点点头,说道:“公爹说的对,我明日早起就备好饭,争取咱们是头一个就到书塾的!”

刘兰芝一脸生无可恋,一个个搞得像是要干嘛一样,让自己心里无形的有一种压力,自己好像出嫁的时候都没这么紧张过。

定好之后,陈子瑶跟着刘兰芝坐在院子里,身下的石凳还是有些微凉的,方氏在火房里念念叨叨的将陈子安刚换下的衣服烤干,陈子平看着两个人坐着,想了下还是上去打扰。

“阿芝,明个就要去私塾了,可是有什么紧张的。”

他温和问道,想着刘兰芝也是第一次去,不知道能不能适应,夫子的戒尺都有阿芝那么高了,明日要是夫子打阿芝自己是不是要替着挨几下?

刘兰芝心里真的是有种无奈在不停的扩大,就一个私塾怎么他们搞得都那么紧张。

自己上一世虽然去了几天,那也是见识过的,夫子的戒尺…

嗯…很香。

打的她三天不思茶饭。

想一下连着手都跟着好像有了疼意一样,刘兰芝赶紧拉着陈子平说:“表哥,我听阿兄说夫子的戒尺可疼了,他明日打我的时候,你不要只看不帮我,最好帮着我挡几下。”

陈子瑶又没骨气的笑了,感觉不地道又连忙用手帕遮。

陈子安头皮都硬了,只得答应着是。

几人嬉笑几句便被方氏喊着夜深了快快歇息,晚上本就没什么娱乐的,加上明日还要早些起散去。几个人便都纷纷散去。

《入定香》精彩评论

    为您推荐

    言情小说排行

    人气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