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书库 > 《觅狰》问道狰兽在哪 立场倒换 觅狰年下攻

觅狰

短篇已完结

会飞的木乃伊新书《觅狰》由会飞的木乃伊所编写的短篇风格的小说,主角陈子昂,李明,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 陈子昂清了清嗓子,打断了老罗激荡满怀的思绪,“老罗,扯得好像有些远了。” “别急,让我先感慨一下,说这件事情需要情绪,后面要讲的

阅文集团|更新:2020-06-28 20:03:03

在线阅读
  • 读书简介
  • 免费章节在线阅读
  • 评论
会飞的木乃伊新书《觅狰》由会飞的木乃伊所编写的短篇风格的小说,主角陈子昂,李明,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 陈子昂清了清嗓子,打断了老罗激荡满怀的思绪,“老罗,扯得好像有些远了。” “别急,让我先感慨一下,说这件事情需要情绪,后面要讲的

《觅狰》免费试读

陈子昂清了清嗓子,打断了老罗激荡满怀的思绪,“老罗,扯得好像有些远了。”

“别急,让我先感慨一下,说这件事情需要情绪,后面要讲的东西讲完你们就知道我为什么要提前面那些事情了,人这个东西啊,太复杂,要理解一个人的某些行为需要从他的经历去入手,听听对你破案说不定有帮助。”

“好,那你继续说。”陈子昂又点了根烟,火星明灭。

“他媳妇经常来看他,后来有一次到我办公室找我,跟我商量能不能让黎洪出院,我告诉她这病还没治好,按规定不能出院之后,她哭了出来,告诉我他们家已经没钱了,根本付不起继续治疗的费用了,她已经没有办法了,她对不起黎洪,她希望他好,但她真的无能为力了,她后来去看了他,很少见的没有说太多话,我想黎洪可能也觉得奇怪吧,毕竟他是最了解他媳妇的人。本来按规定如果家属没有继续支付费用的话,黎洪是会转入公立医院做隔离的,但后来老金找到我,跟我说黎洪会继续留在所里治疗,因为他是出资人之一,我也没多问,后来我才知道,原来他竟利用这一点,让黎洪媳妇做了他的情人,这个老金,真的是禽兽不如。”

烟灰从陈子昂手上的烟上挣脱,落在病房洁白的地板上,这个信息有些让人意外,却又仿佛没那么意外,或许有些物质的王馨月是爱着黎洪的,因为他给了她所有能给予的安全感,但或许她又没有那么爱他,在他身上的光芒都褪去之后,她选择了另外一条路,与他渐行渐远。陈子昂说不出话来,把手中烟按灭了。

“这个老金是你们所副所长金德彪?”李明问了一句,这时候他却出人意料的保有一丝清明,矜矜业业做着该做的工作。

“对,是他,老金利用这一点,以减免医疗费用为条件,将黎洪媳妇占为己有,毕竟那女人有几分姿色,再加上保养得好,跟二十出头的小姑娘区别不大。”老罗唏嘘不已,看得出他对黎洪的遭遇深感同情。

“怎么可能,她怎么会答应?她那么物质虚荣,怎么会为了那么一点点医疗费用…”李明越想越觉得奇怪,越想越觉得怪异,这种女人又怎么会做出这种闻着伤心听者落泪的举动。

“或许…她内心深处是深爱着他的吧…人的感情有时候确实很令人费解,如果黎洪被送到了隔离所,那么几乎就表示他后半辈子就只能呆在那里了。”

“你们收容所真他妈黑!”陈子昂咬牙切齿,已经忘了桌上还摆了只录音笔,即使他没忘,他也会说,这就是陈子昂的性格,也就是因为这样,才让他能以更大的热情投身到刑侦工作之中。

老罗往窗外看了一眼,天色靛蓝,无奈苦笑道:“我们所是私立医院,不是慈善机构,里面收容的也几乎都是富贵人家,在金钱方面我承认我们确实黑,但我们提供的条件治疗,哼,其他地方也没法比,康复率我们也一只居高不下。”

陈子昂摆摆手,懒得就这个问题与他继续争论,“好了,现在黎洪的事说得差不多了,该说说你自己的事了吧?”

“呵呵,其实我的事你推理得也差不多了,你现在不就是缺个动机吗?我跟你啰里八嗦说了那么多,动机其实已经呼之欲出了,我想你或许已经大概知道了,你只是想让我自承罢了…”陈子昂玩味的看着他,点了点头,没有说话,老罗自讨没趣,所以接着往下说,“我知道老罗这件事以后其实也没什么,一个愿打一个愿挨,你情我愿的事情谁也指责不了什么,可是后来我从沈医生那听来了些风言风语,收容所方面想要把老金这副所长扶正,让我跟他换个位置,作为出资人之一占个所长的位置倒也无可厚非,但老金这人品行、性格没有任何一样担得起这个重任,这所刚成立时我就在这里当所长,这个所可以说是我的心血,让这样一个人接手了,你们懂那种心情吗?你们懂吗?”老罗脸上露出悲戚决然的神色,语气越发激动。

“我懂,就像心上人被人抢走一样。”陈子昂说道。

“唔…这个比喻倒也恰当…嗯?你…算了算了,懒得跟你理会,自从知道这个消息之后,我寝食难安,要让这个计划消弭于无形,只有让老金自己知难而退。”

陈子昂摆手打断他,关掉录音笔,目光灼灼逼视着罗应承,“老罗,你可想好了,后面的话说完你便再没有回头路了,文欣那…”

罗应承凄然一笑,拍了拍陈子昂肩膀,“到头来你还在惦记着跟文欣没法交代?呵呵…老陈啊,事情都发生了,你难道还这么看不透吗?”这话可谓是一语双关。

老罗再次打开录音笔,“所以,我开始策划了一个我这一辈子最荒唐的计划,我利用黎洪对他媳妇那不求回报的爱,旁敲侧击地暗示他,言语间一点一滴开始透露出他媳妇出轨的消息,引他愤怒嫉妒,引他发狂,再确认了老金与黎洪媳妇的约会规律后,十号那天晚上我毅然帮助黎洪逃走,可惜啊,人算不如天算,老何坏了我的计划,那天我本满心期待地在地下室入口等着,却看到了何元进鬼鬼祟祟从下水道逃脱,我忽然反应过来这是一个绝佳的扳倒老金的机会,还可以让我自己置身事外,可是为什么?为什么你陈子昂查来查去竟然又查到我头上?二十多年前的愧疚非要让我这么还?”

李明思维短路了许久,罗应承这个可谓天衣无缝的计划竟败在何元进这个突破口上,并且可以说是一个毫无意义的突破口,因为对黎洪失踪一案来讲,知道黎洪如何出所之后,这个案子已经结了,但这件事遇到陈子昂之后似乎又复杂起来,但却顺理成章,所有的漏洞仅仅在于陈子昂的吹毛求疵。老罗可以不承认,他可以以一切能想到的方式推脱,但那又有什么用呢,只要这案子诉诸媒体,这个收容所,他毕生事业的心血结晶,一样会千疮百孔,或许他可以带着愧疚继续修补,但他似乎早已被二十年前的愧疚折磨得心力交瘁,当一切心声吐露出来之后,他脸上早已是释然神色。

“老罗,你说十号那天晚上老金去见了王馨月?”陈子昂意识到一种可能,这桩命案的落脚点似乎呼之欲出了!

“王馨月?是黎洪他媳妇吗?好像是这名字吧,老罗那天跟我换完班给他媳妇打了个电话,只言片语我大概能推测出来他十号那天晚上没有径直回家,那么最有可能的去处你也知道了,所以他大概去了吧。”罗应承沉思了一会,似乎想要把逻辑讲得清楚一些。

李明与陈子昂对视一眼,均露出喜色,千算万算都没有算到的一个人竟然就这般牵扯了进来,金德彪,这个无关人物,竟以这种方式进入了警方的视线。

“老罗,你交代的这些事回去我会让李明整理成笔录带过来给你签字,这次我真帮不了你,只能公事公办了,九天精神病收容所会成什么样已经不是我所能左右的了,但你我的恩怨一笔勾销,你再不欠我什么。”陈子昂收了录音笔,与老罗道了个别,拉着李明急匆匆往警局赶。

赶到队里时已是下班时分,队里的人大部分已经走了,只剩下零星几个手头工作还未收尾的家伙,兴冲冲的陈子昂恨不得立马召集人手,将金德彪传唤来接受问询,但他这个队长却没有那么大的权力,他可以单枪匹马杀过去把金德彪带过来,以前的他干过这种事,但自从上次的停职事件后他却幡然醒悟,所有的行事需要走审批手续,若坏了规矩,随着而来的便是来自上层权利的惩罚,他给朱局长打了个电话,大致说明了情况,朱局长沉吟半晌,对他说道:“小陈啊,这事毕竟还没有板上钉钉,所有的一切都来自于你的猜测,在这种情况下我确实可以给你披个条子让你去传唤他来,但现在是下班时间,我这批条子都得走程序呢,我上哪一个个给你找领导去啊?别急,明天上班再说,反正啊,这人跑不了,就这样,我这开着车呢,挂了啊。”

“师父,怎么样?局长同意没?”李明站在一旁眼巴巴地看着他。

“同意个屁,那王八蛋车子都快开到家了,明天再说。”陈子昂有些愤愤然,但又没法发泄。

“额…这迟则生变啊…老祖宗留下的话有时候还是很有道理的。”

“闭上你那乌鸦嘴,我就不信这老金还能飞了去。诶…是不是你手机响?”

“啊…哦哦…还真是…喂,怎么了?啊,是啊,快下班了,临时有点事,没事,不用不用,马上了,等我会,马上到,诶,好嘞,拜拜。舅舅,我这有点事能不能先走了?”李明指了指手机又指了指外面。

陈子昂无奈地摆摆手,像撵苍蝇一样把李明打发走,点了根烟独自走在空荡荡的走廊里,感应灯随着他的步伐一盏一盏亮了起来,而身后的灯一盏盏灭了。

李明出了警局打了辆出租车直奔人民路的万和商场,在商场临街的广场路灯下,身穿一身职业装的卢雨燕一手捧着奶茶一手拎着只红色小皮包站在那里,李明远远见到,朝她摆了摆手,她便像一只小燕子般跑了过来扑入里面怀里,李明宠溺地刮了刮她的鼻子,接过她手中的包,用剩下的那只手牵住她,两人说笑着走进商场,就像一对热恋中的情侣。

她身上的香水很诱人,李明微微有些扭捏起来,那一夜的旖旎又浮现在脑海中

《觅狰》精彩评论

    为您推荐

    言情小说排行

    人气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