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书库 > 《江湖勿忘》勿什么勿忘 Basher 江湖勿忘女王受

江湖勿忘

武侠连载中

崔长青新书《江湖勿忘》由崔长青所编写的武侠风格的小说,主角张晴子,叶云生,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 前一阵子老是下雨,一天接着一天,总不见阳光。昨天夜里忽然就下了雪,他正要睡下去的时候,张晴子就来了。快三十的老姑娘也不敲门,就蹲

阅文集团|更新:2020-07-16 00:10:36

在线阅读
  • 读书简介
  • 免费章节在线阅读
  • 评论
崔长青新书《江湖勿忘》由崔长青所编写的武侠风格的小说,主角张晴子,叶云生,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 前一阵子老是下雨,一天接着一天,总不见阳光。昨天夜里忽然就下了雪,他正要睡下去的时候,张晴子就来了。快三十的老姑娘也不敲门,就蹲

《江湖勿忘》免费试读

前一阵子老是下雨,一天接着一天,总不见阳光。昨天夜里忽然就下了雪,他正要睡下去的时候,张晴子就来了。快三十的老姑娘也不敲门,就蹲在他家屋顶拍了拍被雪覆盖的瓦片。

他没有听到张晴子用轻功落到屋顶的声音并不奇怪,已经七年没有闯荡江湖,没有拿剑砍人,也没有在群敌环伺中安然入睡。

可他毕竟还是一名江湖中人,毕竟被热血喷洒过脸,毕竟曾经有着一身不凡的武艺。所以,他听到了拍瓦片的声音,虽轻虽小;他马上就跟妻子找了一个借口,然后披上长衫推门而出。

他轻轻地关上门,抬起头,就见到了一身白衣的张晴子,她立在大雪纷飞中,却似乎比雪更白。

张晴子只是一跃,就飞到了两丈外的一处墙沿,他立马施展轻功跟着来到墙沿——两人一前一后,一起一落,悄然无声地在各家屋檐之上飞跃。

不久,两人来到了城东的一处酒肆。

“做什么?”他直到这时才有空问。

“前边看雪的时候忽然兴起。”她没有看他,只盯着楼外的招牌,双眼闪闪发亮,转过身打了个响指,“今晚一定要找关兆兴分出高下。”

…………

他有些提不起精神,略微惫懒地靠在椅子上,手里拿着酒杯,看着中间被清空了的场地,两个旋转、进退的身影。

剑光在灯火中闪烁出迷人的冷银色,发散着炫目的光晕。

她的身法比之前看到的任何一次都要更为矫健,轻盈。出剑时内息也稳,剑法不知何时竟然变得似是而非,明明每一招都记忆尤深的……

看着看着,他就陷入了恍惚的境地,也不知想到了什么,神色麻木,眼神空洞。

骤然,周围有人鼓掌,发出惊叹,他微微抬了下眼睑,放下酒杯,也鼓起了掌。同时,脑海中出现两年前她在这边喝酒,悄悄地跟他说的话儿;当时,关兆兴刚赢了一名剑客,威风八面,放出豪言说,谁不服,都可以来这里挑战他。

“我一定要打败他!”

窗外大雪飞舞,她银装粉黛地站在场中,将长剑入鞘——两年后,她打败了关兆兴。

她一边接受着江湖中人的恭维,一边走回座位。

“怎么样?”

“感觉方子墨都不是你的对手了。”

她听了眨眨眼睛,笑着问:“这话我回去跟他也说一遍?”

他马上急了,“你要害死我啊,我哪里打得过他?”

她本来是认真地看着他的,听了这话,有些不快地撇过头去。

他也沉默了下来。

经过了小半夜,街上的雪就已积了起来。

极薄的玉弓,极幽静清玄的月光。

雪在朦胧里朦胧。

他还是跟着她,只是慢慢地走在街上。

“还记不记得,那时候,我挨了刀疤鬼娘的飞镖,你背着我一路跑,当时就下着雪,我在你背上,迷迷糊糊的,最后只记得雪好冷。”

她在前边走着,抿了抿嘴,留了一句话在心里。

他低着头,看着她留下的脚印。

“我是已经浑身出汗了,嗓子眼里像着了火,你越冷,我就越热,急得我都要发疯,恨不得祥瑞街再短一点,圣手老李就在眼前。”

他们路过一家果子铺,这家是长安最出名的,不过早就打烊了,要买得等到明儿。

牌坊竖在铺子旁边,是十年前皇帝亲批的,上面都是雪。

她走过去的时候,头也不回地跟他提了一句。

“最近你得给我点钱。”

“你还需要问我要钱?”

她不耐烦地解释起来:“我的钱,子墨都知道,没有办法瞒着他用钱。”

“为什么要瞒着他?”

她没声响了。

离那块牌坊有些远,离他的家却又近了。

她才轻轻说:“我肚子里有了,所以要去拿掉……这事要做得小心,只能找圣手老李……他出手的价钱,你是了解的。”

他停下了脚步,只怔怔地看着她渐行渐远,最终消失在漫天飞雪中。

…………

回到家中,妻子搂着女儿正熟睡着,他合衣靠在床边,侧着身体,却是一夜无眠。

挨到了清晨,他到院子里从水缸舀了一瓢水,抹了抹脸,漱了漱口,从一根自窗框搭到院中老槐树树杈的竹竿上取下脸帕,擦了擦再又丢了上去。

他一刻不停地进了侧房,取了点木柴,点起了灶子,水正烧着,他分开双腿,一前一后,人微微侧着,两手虚拢,像捧了一团球在胸前缓缓地转动。内息自涌泉起,经会阴,到少泽,于两手虚捧之球中转动,再从另一只手的中冲,经关元,到昆仑。整套行气之法通行三遍,水已烧开,他抓了两把面放进沸水里,他等着面散开,一边等,一边听着屋子里妻子叫女儿起床的动静。

正如师傅传下来的《玄机净根诀》,每日早晨都要练一周天。这么多年来,好像每个清晨都是一模一样,哪怕昨天夜里跟张晴子踏雪逛了长安,又看她比了一场剑。

他在妻子和孩子洗漱的时间里便吃完了面,将一大一小两碗放在灶台上,然后推着一辆小车。这小车就一个大木板连轴两木轮子,一张倒着的大长桌,上面搁了炉子,锅碗,两边半吊着四张长板凳。他来到东集市,两边连在一起的茅草棚子,靠着东研居那一头的棚子里已经摆开了大桌子,八张方凳,桌子最中间的位置摆了三个酒坛,外边又放了二三十只酒碗,酒碗里均倒满了酒,再外边即是方碟,碟中堆着瓜果糕点。

他跟商贩老王打了声招呼,老王的婆娘徐氏刚抹干净那八张方凳,就走来帮他将推车上的锅碗取下来。

一张桌子,四条长凳,炉里燃着火,锅子烧着水,面条放在一边的木架子上,还有一格格做好的添头料子,他站在炉子后边,默默地等着生意。

长安城上的天空湛蓝,飘着几朵残云,空气里满是带着暖意的酒香,街上的雪融化的一干二净,湿漉漉的地面却并不让人觉得厌烦。

老王的酒食摊已经坐满了人,他这边却还是无人光顾,所幸早已习惯了冷落,他就站在火炉后面,一边烤着火,一边看人来人往。

大早上来喝酒的人多是为了暖暖身子,吃着糕点,闲聊一阵。也不知是谁起了个头,就谈起了武林中的事情。

“你莫非亲眼见过七年前的那场武林盛会?”

“那是自然,小弟当年有幸跟随贾驸马爷,赶赴九华山,从第一场凌云剑仙方子墨比剑南海悬佛九难,到最后一场铁剑书生徐青比剑人间无用叶云生,小弟无不在场,一一看过。”

“据说九华山这场定风波剑会是近十年江湖最顶尖的盛会,但因何种缘故而举办,在下倒是一直未曾知晓。”

“此话兄台问对人了,还不是那些文官瞧不起我们这些武夫,朝堂上压制将军们,朝堂外就对付我们这些跑江湖的。也不知是哪位大人头脑一热,定下了规矩,凡是达官贵人运送财物均由制使,转运使押送!这个意思大家都懂吧?”

“懂,怎么不懂,以前是信义盟专门做这一笔买卖,据说小门小户的人送东西都是叫得他们,后来信义盟威名远扬,连达官贵人大户人家的货物运送也托付给他们了。”

“可不是,那些年街上到处能看到信义盟的人,他们的衣服上都绣了一根羽毛,很是漂亮。”

“对啊,结果官府出了这一规矩,这些信义盟的人就少了生路,慢慢地只有小宗生意能够光顾,许多盟里的人都走了。他们领头的几个一看这样不行啊,就找官府的人闹了起来。”

“哎哟,这可不得了,这些江湖中人胆子也太肥了吧,还敢跟官府闹?”

“他们高来高去的,寻常几十人都不放眼里,哪里会怕官府?”

“后来怎么样?”

“官府的老爷多聪明啊——你们本领高嘛,不怕官府嘛,那就找江湖中人来跟你们谈……他们就请了当时武林中靠着官府讨生活的一些豪强,去找信义盟的谈。”

“他们怎么谈的?”

“嘿,瞧你这话说的,江湖中人,还能怎么谈?”

空着的桌子终于来了两位食客,他将面条烧好,配上葱花,辣菜,然后搭上猪肉丝冬笋丝,不一会儿两碗热气腾腾的笋泼肉面便端上桌子。

他等两位客人吃完走了,抹干净桌面,继续一动不动地站回到火炉后面。

这时,街上人来人往,已是非常热闹,东边几里就是东城门,这处集市又是长安做得最久的……可偏偏人声鼎沸的街面,却仿佛与他隔着千山万水。

那火热的景象——稚童拿着糖人在跑,不肯被妈妈抓着,怕被抢走糖人吗;还有那穿着贞观服的女子,摇曳而行,身后跟随着的目光;戴着折角幞头的衙役匆匆喝着茶汤,好像急着要去做什么事,但长安东街这一片的衙役是最清闲的,这般模样准没有好事。

他就像身在被雪覆盖的河水里——哪怕就站在火炉边上,也无法散去遍散全身的这股寒意,好像眼前的一切,都是那么的讨厌,无论是稚童脸上的笑容,还是美丽女子的腰身,更别提那些衙役背后的故事。

但最最讨厌的,还是那几个仍在谈论定风波剑会的江湖人。

他低头看了一眼右手。

指尖的老茧经过这么多年,仍然没有褪去,老伙计的手感依稀就在指尖上,那冷冷的,硬硬的,甚至是御水纹的每一条纹理转动摩擦所带来的触感,都是如此清晰,仿佛刚刚松开……他握住了拳,就好像握紧了剑。

左边那个中年汉子腰里别的牛角刀,气沉而灵浮,是进退转挪的小巧功夫,出自蜀州,青城山就有两个此类流派的传承,这汉子正好又是一口地道的川话。应该是新进长安朝堂的徐

《江湖勿忘》精彩评论

    为您推荐

    言情小说排行

    人气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