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书库 > 《懒汉得以重生》懒汉得以重生免费阅读 娘受 懒汉得以重生蕾丝

懒汉得以重生

现代言情连载中

有很多书友最近在追一本叫做《懒汉得以重生》的小说,是作者窘叶创作的现代言情小说,小说的内容还是很有看头的,比较不错,希望各位书友能够喜欢这本小说。 李所长这个气啊!心想王肃清怎么这么笨呢!听话怎么不听音呢!这大脑不知道是怎么长的,简单得还有的说呀! 王肃清呢!迷糊着呢!他认为

阅文集团|更新:2020-08-13 20:05:14

在线阅读
  • 读书简介
  • 免费章节在线阅读
  • 评论
有很多书友最近在追一本叫做《懒汉得以重生》的小说,是作者窘叶创作的现代言情小说,小说的内容还是很有看头的,比较不错,希望各位书友能够喜欢这本小说。 李所长这个气啊!心想王肃清怎么这么笨呢!听话怎么不听音呢!这大脑不知道是怎么长的,简单得还有的说呀! 王肃清呢!迷糊着呢!他认为

《懒汉得以重生》免费试读

李所长这个气啊!心想王肃清怎么这么笨呢!听话怎么不听音呢!这大脑不知道是怎么长的,简单得还有的说呀!

王肃清呢!迷糊着呢!他认为这一说所长还不嘉奖一番,给这面前小子还不是一痛训斥,谁知李所长的脸一沉。

“没事去一边呆着去,你信不信我把你先铐起来。”

王肃清自是抢白。

“这……”方说了一个字,哪知后头的话还未吐出,李所长已容不得他再说,顿时断喝道:“还不带姑娘问问原由去。”

王肃清虽还想说上一说,但瞧见李所长的脸沉的似锅底似的,也就不敢多话了,扭回头冲着郭晓若道:“姑娘,这边请。”

郭晓若一听叫自己姑娘顿感别扭,心说这魁梧的身材,这相貌,要是在她的笔下,早写得女看客们流口水,晚上不做春梦才奇呢!

相貌好!说话不好!分也打不高,于是扳着脸丢下一句。

“怎么?姑娘,我是那门子姑娘?”

王肃清讨了一个大红脸,笨嘴笨舌忙改口。

“嗯!小姐……”

郭晓若见他这般模样,有心说上一说,料想他断不能应答的,算了吧!人多给他留下点面子吧!

于是她笑着说:“走吧!前面引路。”

王肃清若得了珍宝似的,忙开颏点头。

“好的!好的!”说着转身引了。

王肃清的身刚转过去,郭晓若便抿着嘴偷偷地笑。

少刻他两便在一间房坐下,只见王肃清低头拿着个笔戳着一张表格问:“姓名?”

“不知道。”

王肃清恐自己听错,又问了一句。

“姓名?”

“不知道!”郭晓若嫌烦地加重了语气。

王肃清不禁抬头,微微细细打量了一番。

只见女孩长得酷似某知名女演员,只不过脸蛋略瘦皮肤略白些。

正瞅得走神时,郭晓若冷不丁来了一句。

“我脸上长着疮,还是长着麻子,用得着细看吗?”

王肃清自知失礼,忙低头握笔。

“性别?”

“没长眼还是弱智,难不成我不男不女。”

王肃清知她故意挑衅,没计较继续问:“家庭住址?”

“不知道。”

“有没有什么亲人?”

“不知道不知道!什么都不知道。”

“那你怎么知道你被那个男人强奸呢!”

“荒上野岭,没人走动,他来英雄救美,不是他才奇呢!”

“这么说是没证据了?”

“没有,只知道他叫佘来旺。”

“怎么知道的?”

“佘来旺自己说的。”

“佘来旺有没有说强奸了你。”

“没有。”

“这么说你啥都不知道就跑来这里诬陷他!”

“就是他,我没诬陷,你说不是他还能是谁?”

“不知道。”

“这不得了,定是他了。”

“你连自己都搞不清楚,甭提再搞清别人了。”

郭晓若这个气啊,原来王肃清亦不是他的想象,简直固执的要死,和佘来旺作比较还不如他呢!

“那算了,我告辞。”

“不可以。”

“我放弃我的诉求。”

“你倒说的容易,你当这是什么?菜园门呀!想进就进,想出就出,直说吧!我面前的表格不填满,我就是想放你走也没这个权利。”

郭晓若这下子总算明白了,原来穿越之前与穿越之后没区别,只不过一个是手写一个是网传罢了。

这边所长办公室,李所长一面问,一个民警一面抄。

“姓名?”

“佘来旺。”

“性别?”

“男。”

少时,登记问询完毕。

李所长说:“我们的政策是坦白从宽,抗拒从严,说,为什么强奸郭晓若?”

“我说了我没有,我是去救他。”

“大老远你跑去蛤蟆岭干什么?”

“我不是说了我酒喝多了,迷迷糊糊才跑去那?”

“也迷迷糊糊强奸了郭晓若?”

“没有。”

“那你跑到废弃的矿洞里做什么?”

“去救人。”

“你怎么知道那矿洞里有人要救?”

“听见声音。”

“据你说郭晓若离井口有七十来米,且那个地方我去过,少说井口离山路也有三百米,呼救声你怎么能听见?”

“迷路了。”

“那里明明有警告牌说前方塌陷危险,闲人不得擅入。”

“没注意。”

“你用手电筒照路,尽说没注意。”

“强奸郭晓若的不是我。”

“哪有罪犯这么老实的,你这样的人我见得多了,别兜圈子了,还是承认了吧!我们可是有坦白从宽的政策的,如还不交代,我可要记你一笔恕不认罪,我可要上交案件了。”

“我没有,我什么都没做……”

“给你三十分钟考虑。”说着李所长洗漱去了。

记录民警忙道:“强奸犯!害得我们值班都没觉睡。”

邢跃进一面心下自忖如何了脱,一面气这民警上班还念着睡觉。

这里怎么耗着暂且搁笔,且说呆根妈凌晨醒来,见来旺一夜未回,忙慌了手脚,东找西找,能找的地方能想的地方全都找了个遍,也没找出来旺来。

累了乏了不说,还急还担心,后来实在没法才跑来派出所。

李所长正在刷牙,呆根妈也顾不得,一面哭,一面说:“李所长,来旺不见了。”

“谁不见了?”

“来旺,就是呆根,他不见了。”

“呆根啦!他不见了,想必他一时傻性发作,等过了说不定他就认得家了。”

“他不傻了,前几日刚醒悟过来。”

“你方才说呆根叫什么来着?”

“来旺,佘来旺。”

李所大听后心内自忖:怪不得呢!我瞧着这佘来旺这么眼熟呢!原来是呆根。

不过他没细说,只用言宽慰。

“呆根妈,跑不了得。”

“你别安慰我了,该找的地方我都找了。”说着便又哽咽了起来。

李所长见她急的要命,想必不告诉实情,呆根妈又患了癌症,一时半会急出个病,这可怎么得了,于是便说:“别急!他在所里呢!”

呆根妈先是喜后又忧,喜的是呆根没走失,忧的是呆根在派出所里,不是犯了什么事。

于是忙道:“呆根他不会有事吧!”

“老嫂子被你猜着了,呆根是有点麻烦!”

“他有什么麻烦呢?”

“跟一桩强奸案有关,不过没证实。”

呆根妈听了一下子瘫软了下来。

《懒汉得以重生》精彩评论

    为您推荐

    言情小说排行

    人气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