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书库 > 《织鱼》稚鱼 LOLI控 织鱼猎奇

织鱼

古代言情连载中

主角叫游鲤,高笋的小说是《织鱼》,它的作者是不听晚风最新写的一本古代言情小说,书中主要讲述了: 我把晚杏安葬在尹绣娘的坟墓旁,漫天的杏花纷纷坠落,像是对她的哀悼。突然想起那句“燕子不归春事晚,一汀烟雨杏花寒。” 多么形象的写

阅文集团|更新:2020-08-21 00:04:29

在线阅读
  • 读书简介
  • 免费章节在线阅读
  • 评论
主角叫游鲤,高笋的小说是《织鱼》,它的作者是不听晚风最新写的一本古代言情小说,书中主要讲述了: 我把晚杏安葬在尹绣娘的坟墓旁,漫天的杏花纷纷坠落,像是对她的哀悼。突然想起那句“燕子不归春事晚,一汀烟雨杏花寒。” 多么形象的写

《织鱼》免费试读

我把晚杏安葬在尹绣娘的坟墓旁,漫天的杏花纷纷坠落,像是对她的哀悼。突然想起那句“燕子不归春事晚,一汀烟雨杏花寒。”

多么形象的写照。

久远到我几乎想不起来的小时候,我也经历过一次生离死别。

那是在三百年前,鱼族发生叛乱,由此爆发了一场激烈的战争。在那场战争里,我失去了我的父亲。当时游鲤还没有出生,而我也只是个没有一丁点灵力的小孩子。

和天下所有的父亲一样,我的父亲拥有威严而冷峻的面庞,可是他笑起来的样子却又那么温暖,就像一床晒了一整天的棉被。

父亲总喜欢轻轻的抚摸我的头,他说母亲的肚子里住着我还未成形的弟弟,我疑惑的看向母亲的腹部,那里鼓鼓囊囊的,像一只塞满肉馅的饺子。

每当我这样形容,我的父母亲就会相视一眼,然后开心地笑起来。

真是傻瓜式的比喻。

我曾经以为我们会一直这样生活几百年,几千年,就像河对岸那一片高笋,每一年枯了又会长,就像我把头浮出水面时,偶尔能看到几只快速飞过的白头翁。

白头翁是一种头部长着白色羽毛的鸟,它们的叫声清脆好听,像人类挂在窗前的风铃。而高笋是父亲最喜欢吃的食物,可是父亲每一次都把它让给我吃。

记得有一次我留了一根给还没有回家的父亲,他一整天都在炫耀这件事,他说女儿懂事了,知道关心他了,他很高兴。

我看着父亲为我自豪的脸,没有吱声,那只是我吃饱后剩下的一根高笋。

还有一次我从叔叔那里回来,走到半路的时候,还隔着很远的距离,我就看见了来接我的父亲,他正在和一个我不认识的老爷爷聊天。

那一瞬间,我决定作弄一下父亲。于是我选了另一条路,小心地躲避着父亲的目光,一个人回了家。回家的路上我一直在想像父亲找不到我时惊慌的表情,想象着他最后在家里找到我的表情,然后我会骄傲的告诉他,我独自走了那么长那么长的路。

我的恶作剧很成功,父亲直到天黑才出现在家门口,他和我想象中的一样,满世界的在找我。

我从一簇水草里跳出来,我看见父亲疲惫的眼神,在看见我的一瞬间又变成了庆幸,父亲说,“我就知道你已经回来了。”

我准备好的台词怎么也说不出口。

我就知道你已经回来了,可是我害怕自己猜得不对。

因为爱你所以甘愿被你作弄。

这是我记忆里父亲的爱。

然后我童年里出现最多的,就是母亲担忧的眼神,她总是带着我在那个举行各种典礼的祭台上张望,那里可以看到各种颜色的光在水里浮动。

母亲说,那是我们的族人在战斗,他们的灵力交织在一起,就会形成这样的光。

那是一种可怕的美丽,意味着流血和死亡。

我问我的母亲,“那父亲会死吗?”

母亲微笑着说,“怎么会呢,父亲是很厉害的法师,他一定会活着回来,并且宣告我们的胜利。”

“我们就在这里等父亲回来吧,”母亲抚摸着自己的肚子说,“在我刚刚怀孕的时候,我们就探知到这是个男孩,并且给他取名叫游鲤,我希望这个孩子降生时,我们全家团聚在一起。”

我随着母亲的目光看过去,想象着弟弟的样子。

弟弟出生那天,我很高兴,他和我想象中一样可爱,小小的身子软绵绵的像一团棉絮。但母亲不喜欢见到他,因为在同一天我的父亲牺牲了,他躺在那片曾经像人间的极光一样美丽的地方,永远不会醒来。

杀死父亲的是一个使用余风瑟的镜师。

镜师最擅长使用幻术,在他们的幻术里是另一个世界,在那个世界,你可能陷入极端的痛苦,也可能感受极端的快乐。一旦你沉浸在镜师编织的梦里,他们就会毫不留情地把手中的弦变成一把利刃,穿透你的胸膛。

不同的人有不同的梦,我不知道父亲的梦是什么,我想也许是他的妻子吧,因为他用残留的最后一丝灵力制作了一个水晶球,里面装着他和母亲初遇的场景。

我的叔叔赶到的时候,他被钉在一块巨大的岩石上,双眼望向天空,他的眼睛里全是憧憬,水流安静地从他身上淌过,伤口被洗得发白。

叔叔说,父亲是他见过最刚毅的男子,他一直很崇拜自己的哥哥,小时候总喜欢跟在哥哥身后,哥哥总是天不怕地不怕,母亲说哥哥是捣蛋鬼,而自己却觉得他是盖世英雄。

可是这个人现在倒下了,本来说好打完这场战役,再一起喝酒饮茶。

那么长那么冷的刀锋刺进身体一定很疼,可是他的表情一点也没有扭曲。这就是我的父亲,那个面容冷峻而内心炙热的父亲,他默默承受着所有的痛苦,从来不会喊疼。

当我的叔叔把水晶球交给母亲的时候,母亲看了一眼就已经泣不成声。

叔叔说他们已经把父亲埋在河底的泥沼里,下葬的时候,他的尸身已经被打斗时激烈的气流挤碎。

母亲听完就感觉到一阵钻心的疼痛,她在疼痛里生下了游鲤。

这些是后来我听族里的大人们说的,而我的母亲对于这件事绝口不提。

每次我问她为什么不喜欢弟弟,为什么明明战争已经结束父亲却没有回来时,她总是看着我不停地掉眼泪,却不回答我。

长老们为父亲以及所有阵亡的战士举行了安魂礼,那是鱼族最高级别的祭礼。我们每个活着的族人都会从自己身上拔下一片鱼鳞,放在祭台上,然后用灵力吟唱一首清水谣,歌声会变成一个个气泡附着在鱼鳞上,缓缓腾空。

这些气泡里会出现一张张亡魂的脸,它们随着歌声飘向更远的上空,然后破灭。

我没有灵力,所以我拔了两片鱼鳞。我看见无数的气泡飘向高处,无数的幻影浮现在透明的圆球里,我在这些幻影里看见了我的父亲。他的表情安静而温暖,他和我以前看到的没有一丁点区别,而我的母亲这一次没有掉眼泪。

后来我的年龄更大一些,拔掉鱼鳞留下的伤口也慢慢愈合,我渐渐忘掉了失去父亲的痛苦,就像新长出来的鳞片填满伤口一样,我的心也被修补好,我不再难过。

长大后的游鲤,样貌和父亲很像。我告诉他,我们的父亲是一个大英雄,他保护了我们的族人,可是他没有保护好自己。

我问他,你会想念父亲吗?

游鲤抬头看了看头顶的水光,然后说,“我不想他,我甚至有点恨他,就是因为他,母亲才不喜欢我。”

“你很喜欢父亲吗,比喜欢我更喜欢吗?”

我突然很心疼这个弟弟,他从来没有见过父亲,没有感受过父爱是什么样的,可是却要承受父亲离去所带来的一系列连锁反应,他生下来就是孤零零的一个,连母亲都不喜欢他。

我学着大人的样子摸了下他的脑袋,“母亲不是不喜欢你,她只是太想念父亲,父亲已经不在了,而你和母亲却每天和我生活在一起,这是不可以放在一起比较的。”

“如果一定要比呢?”

“那我更喜欢你。”

《织鱼》精彩评论

    为您推荐

    言情小说排行

    人气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