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书库 > 《妖精相公太磨人》妖精相公太磨人百度百科 清水文 妖精相公太磨人娘受

妖精相公太磨人

玄幻言情连载中

《妖精相公太磨人》作者:墨十泗,玄幻言情类型小说,主角:覃家,白华,本小说主要讲述了: 日子平静地过了几日,又是一个晴日,一大清早的,绿草就跟在沈流萤身旁从府上侧门出了府去,绿草一脸困惑地问道:“小姐啊,你这天天的大

阅文集团|更新:2020-08-27 00:04:38

在线阅读
  • 读书简介
  • 免费章节在线阅读
  • 评论
《妖精相公太磨人》作者:墨十泗,玄幻言情类型小说,主角:覃家,白华,本小说主要讲述了: 日子平静地过了几日,又是一个晴日,一大清早的,绿草就跟在沈流萤身旁从府上侧门出了府去,绿草一脸困惑地问道:“小姐啊,你这天天的大

《妖精相公太磨人》免费试读

日子平静地过了几日,又是一个晴日,一大清早的,绿草就跟在沈流萤身旁从府上侧门出了府去,绿草一脸困惑地问道:“小姐啊,你这天天的大早上就要去包子铺坐,这都已经是第六天了,连续吃了六个早上的包子,我都要吃吐了,小姐还没吃吐啊?”

“我说绿草小姐,你以为我就是为了吃包子而去吃包子?”沈流萤很嫌弃。

“难道小姐是为了喝豆浆才去吃包子的?”

“……”沈流萤忽地朝绿草方向转身,抬手就扯住她的脸,盯着她道,“我是去听流言的,各种版本的流言,只要到那儿坐上个把时辰,根本就不需要特意派人去打听,就能把覃家的情况知道得一清二楚了,知道没?笨。”

沈流萤一松开手,绿草就忙抬手揉自己的脸,还是有些不解道:“那小姐也可以去茶楼啊,茶楼的点心可好吃了!”

“你大早上的就去喝茶?”

“正午或者下午去啊。”

“这么热的天,就只适合早上出门,正午睡觉,下午搁家里喝冰镇酸汤。”除了太阳还没升起的早晨,其余时间她可不想出门,热得慌。

绿草哼哼声:“小姐就是懒呗。”

沈流萤在绿草脑门上弹了一记栗子,绿草吃痛地哼声,不再叨叨。

沈流萤之所以喜爱来这包子铺坐,不仅是因为早晨凉爽,还因为这铺里的人去得快来得快,各种版本的流言便也来得飞快,不仅能听到自己想听的,且听着有意思极了。

这会儿沈流萤和前几日一样要了包子和豆浆后便坐在最角落的位置,一边慢悠悠地咬着包子喝着豆浆,一边认真地听铺里其他人唠这这几日京中发生的事情。

这几日京中甚事情最值得人们谈论?那是非城东覃家莫属。

“城东那啥覃家的事情,你们大伙都听说了没?”

“覃家的事情怕是没人没听说的吧?连我家隔壁的女娃娃都问她娘‘为什么那个覃家小姐要脱光了衣裳和她的哥哥睡啊?’,可被她娘好好打了一顿,哈哈!”

“那位覃家小姐,俺去给他们家送过柴禾,见过她一回,美得哟,像仙女儿一样,没想到竟然和自己亲哥搞到了一起!”

“还有那覃家夫人,啧啧……听说是和十来个家丁一块那啥呢!”

“我看哪,就算覃家不垮,这覃家小姐也没人敢娶了,更何况覃家如今还垮了呢!”

“垮了?”

“你还没听说哪?”

“啥子?我只听说了覃家一家子**的事情,其他的都还没听说。”

“就是覃家在外的生意三天之内全垮了的事情啊,你不知道?这说来也奇怪了,这覃家大院前脚刚出事,他们家的生意后脚也跟着出事了,覃家的生意可大着哩,竟然说没有就全没有了!就在短短的三天内!”

“你说的还只是他们家在外的生意,昨儿个他们家在京中的生意也都全完了!嘿,看你们一个个这惊讶的模样就知道你们还不知道,果然还是我的消息最快,昨儿个不知多少人堵到覃家门口讨账,覃家人都躲着不敢出来!”

“呿,你这就叫消息最快了?”前人话音才落,随着就听到一个脏兮兮的小哥哼声道,“我的消息才叫是最快的,今儿天还没亮,覃家上下就被官府给撵了出来,说是他们家的宅子要拿来还账啦!现在他们一大家子正窝在那宅子大门前哭呢!”

“真的假的!?”绿草激动得站了起来。

“当然是真的啦!我前边从城东倒夜香回来的时候亲眼看到听到的,还能有假不成?”

“那那个覃家小姐呢?”绿草又问,她最想知道的就是覃莺莺的情况了。

“嘿!你这回可算是问对了!”只见那小哥嘿嘿一笑,有些猥琐道,“我特意凑在人堆里瞅着的,瞅着一漂亮得像仙子一样的姑娘,大概就是那覃家小姐啦!她被撵出来时连衣裳鞋子都还没穿好,露着那双肩和双脚……那些堵在门口的各家老爷都趁机上前摸了一把!嘿嘿嘿,我也挤在人堆里凑上去偷偷地胡乱摸了一把,正好摸到她的胸脯!哇……软绵绵的——真是让人看着就想睡她,难怪连她亲哥都要睡她!”

这小哥的话让绿草又想到那天翠儿和她描述的场面,她随即又觉恶心作呕,同时下意识地抬手捂上自己的胸脯,惹得铺子里的人一阵大笑:“你这小兄弟捂啥子啊捂,俺们对你的胸脯可都不感兴趣哩!”

绿草面红耳赤地坐下身,那群大老爷们继续侃自个儿的。

沈流萤见着绿草这副脸红得快冒烟儿的模样不由掩嘴一笑,随后将豆浆移到她面前,小声笑道:“姑NaiNai,他们对你没兴趣,小姐我对你可很是有兴趣着呢。”

沈流萤说着还伸出食指朝绿草的心口位置戳了戳,戳得绿草赶紧拍掉她的手,喝了豆浆后小声地问沈流萤道:“小姐,他们说的可都是真的?覃家现在连宅子都没有了?”

“坏事传千里,应当不会有假。”这几日到这包子铺来坐,众人说的都大同小异,无非就是覃家完了,不过她倒没想到覃家会垮得这般快,也没想到他们竟是连宅子都给整没了去。

白家的动作这么快?完全就不需要她再动手,渣渣们就这么说完就完了?

不过沈流萤并不知,覃家如今的报应,却非出自白家手,抑或说,白家根本就还未动手,覃家便已悉数崩毁。

“这是他们覃家活该!”绿草一点都不同情覃家,“他们家的人平日里可没少欺负人!活该活该!尤其是那个覃莺莺,还想害死小姐,活该活该活该!”

“我怎么觉得覃莺莺这样的下场还不够?”沈流萤轻捏自己的下巴,她可是个小人,辱她一次,她便要十倍百倍地还回去,“不是还有那个肚子疼?这几天似乎都没听到关于杜家的消息,不如……来个一箭双雕?”

“什么一箭双雕!?”绿草眼睛眨巴眨巴眼,她觉得她家小姐大病一场后变得精明多了!

“就是——”沈流萤笑吟吟地就要附到绿草耳畔,就这会儿她身旁传来一道温润好听的声音,“敢问沈小哥,小生能否在这儿坐?”

粗布衣裳,公子却如玉,正是白华。

沈流萤见到白华丝毫不觉诧异,绿草则是连忙站起身,不敢再与沈流萤坐一块儿,准确来说是不敢与白华共坐一桌。

“白兄来了。”沈流萤也站了起来,浅笑着朝白华坐了一个“请”的动作,“请坐。”

倒不是沈流萤不觉惊讶,而是遇到多了,又怎会再如起初那般诧异。

这是她来这包子铺的第七日,也是她在这包子铺里第七次见到白华,倒不是刻意为之,而是他们正好有相同的喜好,喜好早晨来这包子铺坐坐,听听市井传闻,仅此而已。

然以白华这样的身份,到这路边包子小铺来,若是不做些寻常人家的打扮,怕是铺里的人都不敢随意言论每日的所见所闻了。

沈流萤与白华见得多了,一个以男子身份出现,一个以普通书生的身份出现,也不好“公子姑娘”的称呼,便也就着这身份坐坐聊聊,加上白华温和,他们相处得倒也平和愉快,或许某一天在这小铺不见了对方,他们反是会觉得有些不习惯吧。

她唯一想不通的是,这从小便锦衣玉食的公子白华非但不嫌弃这并不算很干净的小摊,反倒对这些小摊的东西吃得挺是有味儿。

不是个娇惯的人,倒是挺好。

“不知沈小哥二位在聊这么聊得这般愉悦?”沈流萤身旁的位置正空着,白华便在这位置坐了下来,微笑问道。

沈流萤正要回答,忽有一道白芒晃入她眼睛!

“白兄当心!”

《妖精相公太磨人》精彩评论

    为您推荐

    言情小说排行

    人气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