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书库 > 《心如宝月映琉璃》心如宝月映琉璃解析 穿越文 心如宝月映琉璃Basher

心如宝月映琉璃

古代言情连载中

《心如宝月映琉璃》为十二三弦最新力作,本网站免费提供“新书发布!”在线阅读,无广告,无弹窗,欢迎阅读。精彩内容: 沈明月泡了一会儿,水渐渐凉了,九红也没回来。

|更新:2021-01-12 12:01:52

在线阅读
  • 读书简介
  • 免费章节在线阅读
  • 评论
《心如宝月映琉璃》为十二三弦最新力作,本网站免费提供“新书发布!”在线阅读,无广告,无弹窗,欢迎阅读。精彩内容: 沈明月泡了一会儿,水渐渐凉了,九红也没回来。

《心如宝月映琉璃》免费试读

沈明月泡了一会儿,水渐渐凉了,九红也没回来。

她起身擦拭穿衣,拢起没洗的长发简单挽起,问青雀。

“九红呢?”

青雀一直在外屋守着,火盆烧得旺旺的,屋子里暖融融的不冻人。

“去主院给夫人送东西了。”

青雀温温柔柔奉上红糖姜茶,小姐的小日子快到了,受不得凉。

“还没回来?”沈明月诧异。

九红性子稳妥,得她嘱咐,不会无故在外耽搁,怕是出事了。

青雀善解人意地往外去。

“我找香橙问问。”

香橙嘴巴甜,老子娘都在府里做事,很有几分脸面,她也就成了她们月华院的包打听。

说曹操曹操到,香橙急急打了帘子进来,差点跟青雀迎面撞上。

青雀才要数落她一句,香橙已经蹬蹬蹬绕过她,跑到沈明月面前,一脸着急地低声禀告:

“不好了小姐,大小姐回来了,跟夫人说要讨了九红去给大姑爷做小呢!”

沈明月眉心跳了跳,起身换棉鞋。

青雀拿了鹤氅过来给她披上,担忧地低低喊了声小姐。

兔死狐悲,今日九红的遭遇,他日未必不会轮到她们头上!

“你们把里头收拾干净,叫林妈妈跟我过去一趟。”

林妈妈是月华院的管事妈妈,也只管着院子里的杂事;二小姐屋里的事情有几个大丫鬟分管着,数九红最得用。

林妈妈正在调理几个小丫头子,听见小姐传唤,不紧不慢地来了,沉沉稳稳屈膝行个福礼,规矩半点不错。

沈明月扫一眼她身上半新不旧的褙子,叫香橙拿个手炉给林妈妈抱上暖手,主仆二人出门。

“雪停了?”

沈明月咦一声,抬头看看阴沉的天。

才扬过一阵细雪粒,未落地便化,连地皮儿都未曾湿。

“是呢。”

林妈妈落后她半步,抱着暖乎乎的手炉搭腔。

“去年冬天没下一场像样的雪,天冷得邪乎,春天里雨水还不足的话,怕是要闹旱情,地里粮食都会减产。”

沈明月脚步微顿,抬眼又看看天。

她倒不觉得林妈妈是夸大其词,毕竟靠天吃饭的古代劳动人民,自有一套独特的生存智慧。

算算时间,现如今的大越,也差不多快到她记忆里的明末,不会也要迎来小冰河时期吧?会冻死人的!

林妈妈觑着她的脸色,忙笑着打岔。

“我也就那么一说,小姐随便一听,不要往心里头去。还没给小姐道喜呢。”

沈明月默默叹口气,这话题就绕不开了是吧?

“谢谢您了。大小姐怎么这会儿突然来了?”

这不年不节的,也没提前打声招呼,回来就抢她的丫头,难道是跟丈夫吵架了?

林妈妈顺嘴答了句:“给您来道喜了呗。”

沈明月闭上嘴,这天没法聊了。

主仆二人来到主院,一进院门就觉得气氛不对。

几个小丫头子缩头耸肩地凑在一堆儿听墙脚,屋子里不时传出几声严厉的训斥,听着动静像是沈明兰的奶娘张氏。

挨训斥的想必就是九红了。

沈明月加快脚步。

林妈妈在后头提高声音呵斥一声:“都挤在这做什么?没规矩。还不快去做事。”

林妈妈是调理人的好手,满府里小丫头子都怕她,顿时像群受惊的麻雀四下散开。

屋里动静一停,须臾锦绣打起门帘,怯怯喊了声二小姐。

沈明月嗯一声,把手炉递给林妈妈,又去解鹤氅的带子,略有些不耐烦地喊跪在屋当间的九红。

“没点眼力价,还不赶紧过来替我拿衣裳?月月给你发工钱,做事这样懈怠,难怪惹母亲不痛快,退下!”

沈明月一顿发作,把鹤氅也递到林妈妈手里,看都不看九红一眼,没事人似的跑去秦氏跟前,腻着嗓子喊娘。

“我做的裙子娘不喜欢吗?还是点心不合胃口?怎么还罚起我的丫头来了?”

“两国交战还不斩来使呢。娘就算看在我的面子上,也该赏她俩铜钱,早早打发她回去。我那边还等她给我洗头呢,等这好半天。”

沈明月半真半假地抱怨,扯着秦氏一只胳膊摇晃。

“娘你不疼我了。可怜我的一片孝心哪!我本将心向明月,奈何明月照沟渠。王嬷嬷,你快给我喝口热茶,暖暖这凉哇哇的心口窝。”

秦氏好气又好笑地一指头戳她脑门上。

“你这猴儿,又胡说,连我都编排上了,不怕人笑话。”

沈明月皮皮一笑,睨着沈明兰身后泥胎木雕似的张妈妈。

瞧她这低眉敛目的恭顺德行,还真瞧不出刚才滔滔不绝训斥九红的威风。

“娘说哪里话,这里都是自家人,谁笑话我?”

沈明兰仪态万方地搁下茶碗,抬眸正正望过来。

“二妹,虽说熟不拘礼,可你进门连声姐姐都不喊,夹枪夹棒含沙射影的,是敲打我呢?”

沈明月微微挑眉,仔细看她一眼。

她这个大姐向来以名门淑女自居,开口必言规矩,在闺中时便为各府中夫人交口称赞,出嫁后更是博得贤惠的美名。

这么个贤惠人儿居然直言不讳,不玩绵里藏针指桑骂槐那一套了,可见是真的急了。

大姐夫那个谦谦君子,终于受不了她的满肚子规矩,开始叛逆了?

只是,明明是两个人的婚姻矛盾,为什么要牵扯第三人进去搅和?

颜家家风清正,颜灏身为礼部尚书的大公子,更是年少有为,是左相夫妻俩精挑细选的乘龙快婿,怎么会觊觎妻妹身边伺候的大丫头?

简直荒谬!

沈明兰被她了然的目光看得羞恼成怒,一张描画得精致的脸板得更紧。

沈明兰无疑是美丽的,活脱脱另一个秦氏,却显得比秦氏更刻板老派。

沈明月自她眼下遮掩不住的青色一扫而过,淡淡喊了声大姐。

“大姐是在哪受了气来?我说这屋里全是自家人,大姐跟我提熟不拘礼,连不敬长姐这么严重的指责都往我脑袋上扔,大姐是不想我做人了是吗。”

沈明月不是玻璃心,不会被几句无足轻重的闲话刺伤;

但人言可畏,她也不得不防。

沈明兰抿抿红艳艳的唇,脸色僵硬难看。

“二小姐……”

张妈妈还待替自家主子分辩,被沈明月淡淡一个眼神丢过去,舌头打结脑子卡壳,呐呐说不下去。

《心如宝月映琉璃》精彩评论

    为您推荐

    言情小说排行

    人气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