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书库 > 《重生之农业女帝皇》重生之农业女帝皇小说 小说在线试读 重生之农业女帝皇天然受

重生之农业女帝皇

现代言情连载中

《重生之农业女帝皇》由网络作家五月紫丁香所著,终于迎来了精彩的大结局,莫作春,莫四海这两位主角会有怎样的结局呢?是悲伤或是喜悦或是幸福,这些悬念都将在这章精彩的结局内容中为你揭晓, 莫作春夫妻对莫轻言的变化根本就反应不过来。

|更新:2021-01-17 18:01:33

在线阅读
  • 读书简介
  • 免费章节在线阅读
  • 评论
《重生之农业女帝皇》由网络作家五月紫丁香所著,终于迎来了精彩的大结局,莫作春,莫四海这两位主角会有怎样的结局呢?是悲伤或是喜悦或是幸福,这些悬念都将在这章精彩的结局内容中为你揭晓, 莫作春夫妻对莫轻言的变化根本就反应不过来。

《重生之农业女帝皇》免费试读

莫作春夫妻对莫轻言的变化根本就反应不过来。

那天晚上莫作春给他们的印象,只以为是错觉,根本以为是莫轻言只是情绪激动,或惹上脏东西,性情才会变得不一样。

保以为请个神婆,看一看,做一场法事,就能让莫轻言恢复正常。

现在看来,莫轻言根本就没有恢复正常。

陈桂花对于莫轻言的变脸,更是大惊失色。

先前请神婆的时候,她就感觉到莫轻言不对劲,可一时半会,也说不上不对劲在哪里。

现在,她好像感觉到了。

莫轻言的不对劲,那就是变脸。

没错,就是变脸。

莫轻言在人多面前一副样子,那是原来的样子,在他们面前又另一副样子,那是淡漠又犀利的模样,她们就好像变成了两个人一样。

想到这,陈桂花心里害怕极了,她紧紧抱着自己儿子,看向自家当家的,眼里流露出惊恐不安,叫道,“当家的。”

乡下人比较迷信,什么情况下,一个人看着变成两个人的模样,那就是在中邪的情况下。

所以,她心里肯定莫轻言一定是被鬼上身了,那只鬼很厉害,连白天都可以出现。

莫作春两只手握成拳头,心里的紧张不亚于陈桂花,但他黑沉的脸,倒是看不出什么变化。

他深深的吸了一口气,强装镇定的问道,“你不是莫轻言,你是谁?”

莫轻言却好笑的反问道,“叔叔,你这话问的有意思了。我不是莫轻言,我能是谁?难不成是你们口中的鬼吗?可你也不想想,哪里来的这么厉害的鬼,不怕大白天的大太阳的?”

莫作春眯着眼睛说道,“不,你不是莫轻言。莫轻言胆小懦弱,没有这个胆量跟我们这样的说话。”

莫轻言听罢,微眯着眼睛,犀利且冰冷的目光直接射向莫作春,她冷冷的说道,“不,叔叔,你搞错了。我是莫轻言,是死过一回的莫轻言。那天我不是跳进了河里吗?在河里被河水泥沙腔进鼻腔喉咙差点窒息的那会,我突然想通了。”

“什么?”莫作春明显吃惊了一下。

“我没做错什么,我为什么要去死?”莫轻言淡漠的表情当中却又显得心有不甘的继续说道,“即使父母不爱我,我也要爱自己!即使我是寄养在别人家,可我父母也是给了高额生活费的。明明我可以在别人家过得更好的,为什么却要在你们家当丫头当奴隶般,被人使唤?”

莫作春和陈桂花一听莫轻言这么一说,两人的脸色又同时变了变。

他们能想到,接下来莫轻言接下来要说什么话了。

果然,莫轻言说道,“既然你们不会好好待我,不如我自己选择一家能够好好待我的人家,那多好,不是吗?”

说到这里,莫轻言顿了顿,瞧着莫作春似笑非笑的问道,“叔叔,你们也别想着我惹上脏东西或被鬼上身了什么的,再请个神婆或道士来给我驱邪什么的。我现在告诉你们,我只是想通了而已。

我虽才只有六岁,可你们不要忘记了,我是谁的女儿。我是莫四海的女儿,在三岁以前,可都是在大城市长大的,我的见识和认知,可不是你们这些乡下人能相比的。”

她莫轻狂是外来魂者,按着这个地方的说法,确实是属于惹上脏东西那一种。

但莫轻狂可不会承认。

她又不是故意占用莫轻言的身体的,再说这个莫轻言也确实是意外死掉了,只是死得不甘心而已,那她作为受用者,自然有这个义务帮她报仇。

莫作春这一家子,做得着实过分,她不给他们一个狠狠的教训,以后,她还会像原身一样悲惨。

她莫轻狂从小到大,向来要风得风要雨得雨,从没有受过一分委屈。所以,即使来到这个陌生的原始蓝色星球,她也不会让自己受一分委屈的。

“叔叔,你不会以为我一直不知道我父亲的电话,或是认为我不识字吧?”

莫轻言盯了一下他心脏处,好笑的问道,

“那我告诉你,你可大大的想错了。我虽是莫四海不疼的女儿,但我在莫家时,所受的各种待遇与教育一样不少。在我一岁半开始,家里就请了老师给我启蒙教育,两岁时,就会识字读书。

在送到你们家前,我的识字水平已经达到了小学毕业生。所以,我能记住我爸的电话号码和记住家里的地址,也没什么奇怪的吧?”

从原身的记忆中,确实是事实。

莫作春和陈桂花第一次听莫轻言说,她会读书识字,这让他们很是意外。

那天晚上,莫轻言说要打电话或许写信给莫四海,莫作春按着农村的惯例思维,自认为莫轻言是吓唬他们的。

因为一个人小离家,又不会读书识字的孩子,怎么可能给家里通讯。

可他万万没有想到,莫轻言竟然藏得这么般深,会读书识字。

莫作春心里猛然吓了一大跳,脸色终于大变。

可他不明白的是,既然莫轻言记住他爸的号码和有家里的住址,为什么这三年来就没有向莫四海告状呢?

“为什么?”莫作春不由的问道。

陈桂花反应过来,也跟着问道,“莫轻言,你一定吓唬我们的,是吧?”

“吓唬你们?”莫轻言冷笑一声道,“到了现在,我为什么要吓唬你们?以前我没有向我爸告状,那是因为我被我爸的行为伤了心。

但是,在你们家受苦受累受罪这么多年,让我想开了,我有好好的日子不过,为什么要受这样的罪?我凭什么受这样的罪,让你们全家欺负我?”

莫作春张了张嘴巴,不知要说什么,可最终什么也没说。

陈桂花则是被莫轻言的一通话给吓得不轻。

她心里很清楚,如果莫四海真知道他送过来的女儿,在他们是那样的待遇,肯定没什么好果子给他们吃的。

“所以,我想了想,觉得还是换一家人养,估计这日子更好过,不是吗?叔叔婶婶!”莫轻言笑着问道。

莫作春怎么回答,根本就没法回答。

但凡他有一点善心,莫轻言在这个家,就不是那样的待遇!

《重生之农业女帝皇》精彩评论

    为您推荐

    言情小说排行

    人气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