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资讯 > > 《王妃初彤》王妃初长成墨容澉 二十九 赏荷 王妃初彤精彩试读

《王妃初彤》王妃初长成墨容澉 二十九 赏荷 王妃初彤精彩试读

发布时间:2019-11-13 04:03:53编辑:百小白来源:阅文集团小说作者:豆砂 状态:已完结

《王妃初彤》作者:豆砂,古代言情类型小说,主角:廖映泽,侯府,本小说主要讲述了: 自从那天以后,尹满乔像是被抽干了灵魂的行尸走肉般,不哭也不闹。把自己关在院子里,给吃就吃,给喝就喝,天黑就睡。 安静的模样倒是让

>>>《王妃初彤》在线阅读<<<

《王妃初彤免费试读


自从那天以后,尹满乔像是被抽干了灵魂的行尸走肉般,不哭也不闹。把自己关在院子里,给吃就吃,给喝就喝,天黑就睡。

安静的模样倒是让王氏心下满意。议亲的事情之前满乔总以各种借口推脱,如今王氏再提起来,满乔只淡淡一句“父母亲看着办吧”就再也无话。

廖映泽那天后也消失了。可是听说广州三府航会这些日子过着喊天天不应喊地地不灵的日子。

不知道是谁抚了钱不易的逆鳞,航会所有货船被要求提速四成!也就是说比如原本十天的航程,必须六天就到!到不了就领罚去吧!

长帆里有认得海铭的兄弟,还偷偷打听:是不是你们海铭说的提速的事儿,然后我惹的咱会长也整这事儿?

海铭航会会长表示很冤枉啊!明明是你们长帆整顿业务,搞的现在广州所有航会兄弟们都不要命了一样好不好?

就在航会兄弟们如火如荼玩儿命划船的时候,洛城贵女圈儿里传出两件事来:一件是永忠侯府外孙女陈初彤顶撞宁王世子妃和一干女眷,十分嚣张跋扈;一件是太长公主周雅办赏荷宴,邀请众多闺阁太太姑娘们。永忠侯府里周婵母女亦收到请帖。

前面一件事儿,当时在场的跟费伊绵一块儿的人反正以都是费伊绵马首是瞻,当然不喜初彤;当时没在场的,传言出来,谁又不在私下议论几句这未曾谋面的永忠侯府外孙女?

但是很快,大家都被第二件事吸引了话题:太长公主一向骄傲,只跟自己看得上眼的人交往,以前从没听说太长公主办赏荷宴广发帖子的。都是几家交好的女眷才入得了公主府。

之前还有眼馋想巴结的,吃不着葡萄说葡萄酸,私下传太长公主眼高于顶所以一辈子没男人。而且与公主交好的那几家,您瞧,谁不是死了男人的?

国安侯府的老夫人魏李氏,老国安侯魏延亭死了七八年了吧。还有前任吏部尚书吴秉的夫人吴刘氏,啧啧啧,吴秉前年死于伤风......

可是这几家偏偏得太长公主的青眼不是。

不管怎么说,反正太长公主今日广发邀请帖,接到帖子的女眷们谁不想趁着这个机会多在太长公主前表现表现啊,于是洛城这几日的首饰铺子也好,制衣铺子也罢,来来往往好不热闹。

初彤不是不知道如今洛城里传言自己的事情,可是总不能以一嘴抵万言吧。反正真的假不了,假话也真不了。倒是周婵跟初霏急得不行。

周婵急的是女儿的名声要是被这么败坏下去,以后还怎么找婆家?初霏悔的是当时自己不在姐姐身边,不然非骂得那些人狗血淋头!

……

……

恒王府内,书房里花娘正在给周汐汇报近日所得消息,末了,花娘想了一想,道:“有一事虽然跟永忠侯府挂着干系,实际上算起来又是翰林院下属陈学士家的事情,属下不知道该不该禀报。”

周汐坐在书案后,手上把玩着小物件,眼皮不抬,道:“说来听听无妨!”

花娘便将贵女圈子里议论陈初彤的事情道了出来。

没想到周汐听完眉头成川,面色一沉,吩咐到:“去查查是谁家传出来的流言,又有哪些人参与散播了的?”

花娘恭敬的退下后,书房里只剩周汐一人。想起那个身影,周汐不禁有些担心:她知道这件事吗?会不会难过?而后又自我否定的摇头:这是怎么了,两面之缘而已,关心一个外人。一会儿,又自我安慰到:事关永忠侯府,还是查查清楚比较好!

正要进书房的阿锋阿铎站在门口,看着主子一会儿摇头一会儿又点头,一会儿露出老怀安慰似的笑容,二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主子这是吃错药魔怔了么?

……

……

六月二十这日,太长公主府门口车马络绎不绝。各家女眷打扮妥当,前后进入公主府。有遇到熟识的,一路相携,不太熟悉的,在太长公主府里也不好装作没看见,都客客气气打着照面。

周婵领着初彤初霏甫下马车,太长公主府的一个管事妈妈就客客气气上来,笑着行礼:“陈夫人,公主早早就吩咐了,等您过来,带您跟姑娘们先去瑶仙阁,太长公主跟太后娘娘都在那呢!”

周婵心中一怔:太后也在呢。

周围女眷听了,神色中也多了几分揣测:怎的太后和长公主偏偏单独召见她们?

因为周婵常年不在洛城,有不认识的还悄悄向别人打听:这是哪家女眷呢?

得知是永忠侯二女儿,周遭女眷们多了些不明意味的眼神交流和低低的议论。

......

......

瑶仙阁中,太后丁氏踞正位,太长公主周雅在下首左边坐着,二人不知聊着什么,脸上都带着笑。婢子来报:陈夫人与陈家姑娘到了。周雅眼神温柔,道:“请她们进来吧!”

周婵与初彤初霏上殿来,微微抬头打量去,只见太后端重慈爱,太长公主亲切和蔼。

“给太后娘娘请安,太后娘娘千岁千岁千千岁!给太长公主请安,公主千岁千岁千千岁!”周婵母女规矩不错的磕头请安。

话音刚落下,周雅爽朗的笑声响起来:“皇嫂,你看,我就说永忠侯家的女子行事是妥帖的吧,宫里大女官你是知道的,这周婵跟两个小丫头,我看也不差呢!”

太后点点头,眼神还落在周婵三母女身上,笑着道:“起来吧,这是太长公主的花宴,不用太拘束了。”

“永忠侯近日身体可还好?”周雅看着周婵,眼神关怀。

“回太长公主,家父近日身体硬朗!”周婵轻声回答。

“咦,前些日子下雨,永忠侯的咳嗽没有犯么?”周雅心头念着,便顺嘴问了出来。

永忠侯一到天气变化的时候就有些咳喘的小毛病,虽然周婵不知太长公主是怎么知道的,却也不多想,细声细语回答:“谢太长公主体恤,家父今年雨季咳喘未大犯,大夫用了药,几日便好了!”

太后趁周婵低头答话的间隙,暗暗递给周雅一个只有她们二人能懂的眼神,便把话头引到了初彤初霏身上去了。

就似乎刚刚太长公主的问话,只是再普通不过的礼节性问候罢了。

......

......

太长公主的赏荷宴设在后花园湖边的画舫上。船舱内分上下两层,下层厅大,绕厅一圈长桌,桌上除了新鲜瓜果以外,还特意用荷花与莲子做了小食,摆盘成荷花状,煞是好看,又应了今日的景儿。

船仓上层设女儿家玩乐的游戏,投壶、簪花、双陆棋等,供宴会开始之前闺阁姑娘们玩耍。

主人不在,女眷们倒也不会无聊,谁家没个姑娘小子的,趁着机会相看一番也是好的。忽有婢子高声喊鸣:“太后娘娘驾到!太长公主驾到!”

众女眷们赶紧整理衣衫,跪下身去,声音整齐划一:“给太后娘娘请安!娘娘千岁千岁千千岁!给太长公主请安!公主千岁千岁千千岁!”

待太后赐了平身,众人抬起头来看,太长公主一左一右扶着的竟是陈初彤陈初霏!这是太长公主要给陈家丫头长脸呢。

不远处正要起身的费伊绵顿时感到大家的目光有意无意飘过来,这些日子的传闻女眷们多少都是知道的,如今太长公主身边站着的是谁?这不等于打了费伊绵的脸么?

费伊绵面寒似霜,紧咬银牙,冷冷地哼了一声,扭过头去。

众人再看陈初彤,仪态娉婷,笑容虽然清淡,却似湖中莲花一般,不灼不妖,大方美好。大家心头多少有了一番计较:原来永忠侯的外孙女看上去也不是那飞张跋扈的样子啊!倒是世子妃以前在闺阁的名声似乎......

众人的打量怎会逃过太后与太长公主的眼睛。二人目光相交,不需言语,自是了会于心。

落座下来,正要开宴,一声长笑伴着脚步越来越近:“哎呀,皇姐今日设宴呢!”周汐紫冠白袍一手打着扇一手背在身后走进船仓。

“皇嫂也在!给皇嫂请安!”周汐见丁太后,笑着作揖。

周雅的脸上顿时阴云密布:“你怎么来了?”

上次周汐从宫里落跑的事情周雅还没跟周汐算清呢,躲了这么些时日,谁知今日宴客,他却巴巴的跑来了,何况今日都是女眷,周汐一个未成亲的外男......简直没有规矩!

周汐没有立时回话,眼睛在众人中不经意掠过,与陈初彤的目光恰好相对。而后又若无其事地转开了去,余光里看,初彤礼貌地朝自己方向点头施礼,不怯懦不害羞。心下不禁有些得意:看来没有受流言影响,果然不错。

这才笑嘻嘻回答周雅道:“本王又不知皇姐今日有这么多客人,多有得罪,那我先走了!”说罢,不等周雅发作,便又打着扇子三步并作两步出了船仓,走远了。

众女眷暗暗吐出一口气来,还好,还好,恒王走了!只有一人的目光粘着周汐走远的身影,面色含羞。旁边人轻摇了她一把“晓北,开宴了!”安晓北才恍过神来,随众人举起杯,心却早已不在这儿了。

......

......

周汐迈出公主府,手中摇扇不停,嘴角上扬。阿锋跟在身后一脸莫名其妙:主子这又是什么路数?明明知道太长公主今日宴请女客,主子还要来凑热闹,结果热闹没凑成,说了一句话又抬脚就走,居然心情还不错!不行不行,这回去后得跟阿铎交流一下,主子近日行事风格突变啊!

王妃初彤

王妃初彤

作者:豆砂类型:古代言情状态:已完结

《王妃初彤》作者:豆砂,古代言情类型小说,主角:廖映泽,侯府,本小说主要讲述了: 自从那天以后,尹满乔像是被抽干了灵魂的行尸走肉般,不哭也不闹。把自己关在院子里,给吃就吃,给喝就喝,天黑就睡。 安静的模样倒是让

小说详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