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资讯 > > 《忆与》忆江南 第三十七章:兴奋的仪式感 忆与耽美狼

《忆与》忆江南 第三十七章:兴奋的仪式感 忆与耽美狼

发布时间:2019-11-14 04:03:02编辑:百小白来源:阅文集团小说作者:四夕泽 状态:已完结

有很多书友最近在追一本叫做《忆与》的小说,是作者四夕泽创作的灵异小说,小说的内容还是很有看头的,比较不错,希望各位书友能够喜欢这本小说。 天空中的纸飞机群已经看不到了,涂方至眺望远方,好似能够穿透空间看到已经掉落在地上纸飞机。他收起墓碑上的纸飞机,轻巧的放在钱夹里。

>>>《忆与》在线阅读<<<

《忆与免费试读


天空中的纸飞机群已经看不到了,涂方至眺望远方,好似能够穿透空间看到已经掉落在地上纸飞机。他收起墓碑上的纸飞机,轻巧的放在钱夹里。

“哥哥,稍微等一等,那个人会去陪你的。”涂方至从地上捡起羽绒服,慢慢的走出墓地。

在半山腰的阶梯平台上,看上去极有气势的两排黑衣人站的笔直,表情严肃,好像在等待着别人的检阅。

涂方至点燃香烟,吐出一个大大的烟圈,“去把那些纸飞机找回来,7588只,少一个你们就不要回来了。”

领头的阿信弯腰称是,涂方至独自一人下了山。

走到一半的时候接到了电话,涂方至沿着路边慢慢向下走,接通电话:“喂,老爸,干嘛啊?!”

“听说你要对付冯亚军的儿子?”涂庆阁问道。

“是啊,怎么了?”涂方至没有问你怎么知道的这种蠢问题,吸口香烟回答道。

“上面下来的指令,让咱们两家最近消停点,国家下来行动组了,让咱们别顶风上。”涂庆阁道。

“喂喂!老爸,你是在说笑话么?他家是房地产,咱家是娱乐城!难道还有人能够指挥咱们?”涂方至诧异的挑挑眉,问道。

“我没有在说笑话,你不许动他。”涂庆阁严肃的语气让涂方至不难想象他此时的表情,“不过,我说是的现在,过一段时间我不管你。”

“好吧,我听你的。”涂方至眨眨眼,微笑着说道。

“哈哈哈……好,今天晚上咱俩喝点,在安慰安慰你老妈。”涂庆阁爽朗的笑声从电话里传来,显然心情很是愉快。

“好的,我在处理点事情,马上就回去了。”涂方至笑了笑,挂断电话。

“顶风作案又不是没干过,哦,很小的时候就干过了。”涂方至扔掉烟头,慢慢走远。

……

宋长亭是被手机铃声吵醒的,联系人显示的徐言,他迷迷糊糊的接通电话:“喂,怎么了?”

“哎呦,还睡着呢啊!”徐言笑着说道:“老师今天上午还点名了呢!”

宋长亭瘪瘪嘴,半开玩笑着说道:“我现在都这样了,哪里还有心情去上课啊……还有我怕我去上课要么被人打出来,要么教室里除了老师就我一个人坐在下面。哎,惨啊,所以就让我在梦中得到一些慰藉吧!”

徐言在电话里哈哈大笑:“行行,现实中的慰藉也出来了。我说的可能没有办法给你安慰,你去校园论坛去看看置顶的帖子吧。”

宋长亭皱着眉听着电话里的盲音,摘下眼罩放进小筐里,翻个身面向白白的墙壁,在浏览器里打开学校官网下面的校园论坛,找到置顶帖子打开阅读。

“2016年12月16日发生在废弃体育场的案情在警方与校领导众志成城的团结努力下,得以破获。死者属于因感情问题而自杀身亡,并非他杀。所以请同学们不要四处宣扬,死者为大,请给他留下最后片安静的安息之地。而因一篇匿名帖而迫使2015级信息工程分院软件工程,学号为11502049的宋长亭同学在最近几天饱受杀人嫌疑的压力,现在真相大白,请还给这位同学应有的权利。最后,祝同学们学业有成,心想事成——2016年12月19日泽阳理工大学秘书处宣。”

宋长亭迅速的坐了起来,咣咣咣的开始砸墙,一边用力砸墙,一边哈哈大笑,“哈哈哈哈哈哈……皇天不负有心人,有情人终成眷属……啊呸!不对不对,是清白人终将大白于天下。开心、快乐、幸福……抱歉,这些加起来也无法形容我现在的喜悦,哈哈哈……”

宋长亭一溜烟的爬下床,在地上开心的转着圈,“我的心脏啊,真是激动嘞!今天干什么好呢,一定要吃一顿好的,嗯!哪怕后半个学期天天吃泡面加馒头也要吃一顿好的。徐言一定要请的,一定要拉去的,涂方至呢?看我心情……哦啦啦,出去的时候再也不用享受独特的目光了,时间久了,说不定我都会认为自己真的杀人了呢!”

宋长亭慢慢的冷静下来,扶着自己加速跳动心脏,坐在椅子给自己倒一杯水,接着从一楼开始看下面的评论。

“要不是知道宋长亭的家境,我一定会认为学校把咱们当傻子——又是一次钱权交易?”

“楼上说的没有问题,我也是这样想的,明明前几天还人人喊打呢,现在就成了学校精心保护动物?这个后面要是没有什么交易,我对面铺的兄弟就不打一辈子光棍。”

“二楼其心可诛,真是坑人坑己的王八蛋。”

“三楼真的没有素质。自杀的那个同学因为感情问题的话不就是黄婷轩当别人小三了?那这个案子真的和人家宋长亭没有关系,不要像条狗似得乱咬。至于学校对宋长亭的保护我认为是怕他受不了周围的环境也去自杀,毕竟他的同学说他看上去也有些抑郁症。学校要是短时间内有两个人死亡怕是校长要GG了。哦,这条评论除了第一句,剩下的不针对三楼。”

“我明白了,我说一句黄婷轩是婊子没有问题吧?来吧,下面排队吧。”

“完了,都怪楼上,黄婊子三个字上热搜了……热评还他么的把咱们学校的名字给打上去了,我就想问问你是不是有病?家丑不外扬不知道啊?!怎么就这么欠呢!”

“那个微博用户‘你的名字我的心’已经让我用私信骂了好几句了,你们快点去排队啊……”

“戾气十足。”宋长亭评论一句,不难想象,黄婷轩除了转校没有别的办法,甚至因为照片被曝光后即便换了学校也有被发现可能……就像做贼一样,得时刻小心着有没有人发现自己是贼,一旦发现了,立马转移。

煌煌如丧家之犬。

宋长亭摇摇头,于己无关,不做他想。他打开百度地图,找到北湖旁边的张大伯烤肉店,规划了一下路线,就决定去今天晚上就去那里吃了。

有一点电话打了过来,来电显示的是陌生电话,宋长亭皱皱眉便想着挂断,后来一想还是接通了,试探性的低声问道:“嗨,你是?”

“嚯嚯嚯!是我呀,今天我的身份是快乐的神秘人F,真是风一样的男子啊。”合成的电子音听上去甚至有些欢快。

“你有病么?”宋长亭看了眼窗外,走过去拉上窗帘,席地而坐。

“我有病是必然的,要不然我不可能这么优秀而且强大的。嗯,优秀而且强大!你看,历史上的天才那个不是病态的?你能说一个正常人是天才?一个正常一点天才?在我这里没有这样的观点,有病的才是正常的天才!啊啊……说跑题了,庆祝你沉冤得雪,不用看到六月飞雪的神奇景象了……抱歉抱歉,我忘了现在是冬天……”合成音一本正经。

宋长亭的轮匝肌上下抖动着,电话那端的人要是能够出现他的眼前,他想着拔光他的牙,看看操弄着漏风的嘴能否顺利的说话。

“咦?!你怎么不说话啊?你倒是说一句话啊,你一句话都不说会让我认为自己是一个智障的。”合成音语速稍快,接着说道:“哎,对了!你知道智障是什么么?哎呀哎呀,那可真是说来话长了。首先咱们先从定义上进行探讨……”

“我知道了!”宋长亭赶紧说道:“我知道了我知道了,请你不要再说了。”

“哎?你知道什么了?”合成音好奇道。

“我知道你是个智障。”宋长亭咬着牙说道,心想这个王八蛋就是个智障。

“……”合成音沉默,接着突然说道:“你竟然知道我是智障……难不成你认识我妈妈?我妈妈喊我智障从小到大的……哇咔咔,难不成你也认得我?”

宋长亭揉了揉太阳穴:“我错了,对不起我不应该擅自接话的。你看我马上就要去吃饭了,你能不能把你的来意说一下?”

“好吧。”合成音有些失落,停顿了五秒钟,“首先恭喜你自己解决问题,然后你马上就要有任务了。”

宋长亭撇撇嘴,低哼了一声:“不去!”

“真的不去么?有酬劳的,很诱人呦!”

“说不去就不去,你要是没有别的事情我就挂了啊。”宋长亭转过头望向窗外,平行的楼层没有人向这里张望。

“这个酬劳真的很好,首先是金钱方面的。如果按照你必要后心理预期的工资再翻上两倍,那么这次的赏金是你毕业十年后安心工作的总和……你可以自己算一下。”

宋长亭迟疑一下,但是一想到夸张奖金对应的危险,坚决拒绝道:“我不同意,行了,我挂了。”

“你可以试一试。”合成音的音调变低,“别急着拒绝,说不定到时候你会求着我呢……等你求我的时候别谈钱啊。还有,这次在升旗台上的超级侧写感觉怎么样?”

宋长亭悚然一惊,有些后悔直接跟涂方至他们三个说了。

“不说话,也没有关系的,一定很刺激吧。你的这种能力啊,每个国家的情报机构都趋之若鹜呢,要不然把你卖给国家?哦,不,是上交给国家?嗯,先留下来看看吧。”

宋长亭咬紧牙关,想着王八蛋一惊无法形容他了,接着转念一想,问道:“你是怎么知道的?”

“当然是在升旗台放了窃听器,怎么样?神通广大吧!”合成音有些洋洋得意。

“别扯淡,你是不是入侵我的手机了?”宋长亭不假思索的说道:“你个王八蛋还监视我?”

“哎呀呀!被你发现了。”合成音丝毫没有被发现的理亏,然而有得理不饶人的感觉:“你怎么能叫我王八蛋呢?应该叫我智障,请叫我F智障先生!”

“滚!”宋长亭说着赶紧挂断手机。

以为这件事情过去之后就可以

忆与

忆与

作者:四夕泽类型:灵异状态:连载中

有很多书友最近在追一本叫做《忆与》的小说,是作者四夕泽创作的灵异小说,小说的内容还是很有看头的,比较不错,希望各位书友能够喜欢这本小说。 天空中的纸飞机群已经看不到了,涂方至眺望远方,好似能够穿透空间看到已经掉落在地上纸飞机。他收起墓碑上的纸飞机,轻巧的放在钱夹里。

小说详情